第五百六十六章殺異獸

    這樣思考著,韓逸腦海里飛快的閃過自己在古籍上看過的記載,那些關于五行的演化,古往今來無數能人志士對五行的理解,在他的的腦海里一點一點浮現出來,而后融合為一體。

    “五行化生陰陽,陰陽者,是謂太極也。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八卦,先天八卦。”韓逸驀然想起了自己在神殿經歷的重重考驗。

    第八層的八門幻靈禁制,第九層的八卦星宮,似乎都與八卦有著脫不開的關系。

    “先天八卦,命理推演,天地五行,順生逆克。”韓逸喃喃自語,聲音低不可聞,恍惚間卻是明悟了什么東西。

    他小心的催動肉身之中蘊藏的水之力、土之力和木之力,按照某種規律變化。一時間,他身上的三種靈光開始忽強忽弱的變化起來,有時藍色靈光暴漲,如同化作了一層水幕,有時琥珀色靈光驟然凝實,變成了一層水晶,有時又是青色靈光升騰旋轉,仿佛有一圈圈藤蔓生長出來,爬滿韓逸全身。

    然而無論他身上這三種屬性的靈光如何變化,那火焰之力帶來的鍛體疼痛,都沒有絲毫的減弱,甚至還變得越來越強烈了。

    “不對,不對。”韓逸心里否定了自己剛才的嘗試,臉色蒼白無比。火焰灼燒的疼痛感撕扯著他的神經,仿佛連他的魂體也被扔進了火爐中一樣,劇痛如同越來越強的浪潮,拍打著他的精神壁壘,最終一定會將其擊潰。

    “五行,陰陽。我現在的肉身,只吸收了水之力、土之力和木之力,火之力也在漸漸獲得,五行不全,如何能夠按照順生逆克來構建循環天地萬事萬物,雖不能盡歸五行,但一定能分屬陰陽。”

    想到這里,韓逸立刻催動著體內的力量開始變化,構建新的循環。

    很快,他體內同時升起三種顏色的靈光,它們彼此交融在一起,忽強忽弱的變化不定,似乎在尋找著力量的平衡點。經過了許久的嘗試之后,三種力量終于完美的融合為一體,變成了一層半灰半白的靈光,籠罩在韓逸的身上。

    感受到三種靈光的交融變化,韓逸微微皺起了眉頭,這似乎與他預想中的不太一樣。這三種靈光,若是按照陰陽交互變化,本該衍生出陰陽魚圖案才對,即便他如今肉身之中吸收的五行之力,只有水之力、土之力和木之力,但也不應該是變成如此半灰半白的模樣,簡直與陰陽交融掛不上鉤。

    “咦,火焰之力似乎被分化了。”韓逸驟然驚覺,自己融合出來的半灰半白的靈光,居然將火焰之力分化成了兩股,一股涌入他的四肢百骸,一股則透過半灰半白的靈光之后被煉體神紋吸收了。

    “有作用。”

    感受到傳來的灼痛感被減弱了大半,韓逸頓時驚喜起來。看來,他雖然沒有能夠以水之力、土之力和木之力凝成陰陽魚,但融合出來的半灰半白的靈光,還是有著分化吸收五行屬性力量的作用。這樣一來,他通過五行鍛體這一關的把握,便增加了許多。

    隨著火焰鍛體的推移,籠罩在韓逸身上的半灰半白的靈光,變得愈發凝實,那靈光之中流動的灰色,在融合了火之力后卻是在漸漸的加深,竟有著向黑色轉變的趨勢。

    “果然,還是五行不全,所以才無法演化出陰陽魚。”

    感覺到靈光的變化,韓逸心里恍然。知道自己的想法并沒有錯誤,韓逸安下心來,開始沉浸到火焰鍛體之中。

    就在他演化出半灰半白靈光之后,火焰突然變得猛烈起來,力量的狂暴程度暴增了一倍。韓逸臉色沒有任何變化,就安然承受了下來。但其他人,就沒有那么輕松了,幾乎都是臉色瞬間慘白起來,渾身肌膚再度潰爛,被燒得焦黑一片,無比可怖。

    此時,在鴻蒙神殿的第九層,那片漆黑的空間之中,走來一個人影,漸漸的近了,才看清那人卻是不久前沖入了天闕之門的秋玲瓏。

    她在漆黑的空間里前進,抬頭看著天頂的星河,仿佛那些星宿正在為她指示方向。終于,某顆星星閃爍出強烈的光芒,她臉上露出一絲欣喜之色,腳步立刻加快,身形疾掠出去。

    沒多久,她就來到了一塊斷裂殘缺的石碑面前。那石碑通體漆黑,高達萬丈,表面光滑如鏡,卻照不出半個人影。

    “萬神碑。”

    秋玲瓏看著漆黑的巨大石碑,下意識的叫出了這石碑的名字。她眼里帶著一股茫然之色,似乎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么自己的記憶之中會有這塊石碑的存在。

    她下意識的伸出手去,印在了石碑的表面。轟然間石碑里爆發出一股強烈無比的吸力,不過一個眨眼的工夫,她渾身的靈力就被石碑吸收得一干二凈。

    回過神來,秋玲瓏立刻抽手后退,臉色有些發白。她的眼里,涌現出一抹古奧的神光,身上的氣質在瞬間變得截然不同,一個威嚴的聲音從她喉間發出。

    “至此,舊神紀元結束,新的紀元將在命運的輪回中開啟。”

    那個聲音轉瞬即逝,眼中神光消散,劇痛驟然間襲上腦海,秋玲瓏抱著腦袋跌坐在地,臉色蒼白

    三千世界中,銀袍韓逸駕著雷遁術拼命逃亡,在他身后數百里處,數以萬計的藍光螢嗡嗡嗡的緊追不舍。

    他不時的扭頭回望,眼見藍光螢放慢了速度,便立刻抬手一揚,打出一道雷霆電弧。轟隆轟隆的爆炸聲里,數十只來不及閃避的藍光螢被雷霆電弧抹殺。

    “嗡嗡嗡”藍光螢速度暴增,立刻又追了上來。銀袍韓逸就這樣過一段時間,就發出攻擊挑釁一下藍光螢蟲群,讓它們始終追在自己的身后。

    他在前方急速飛遁,計算著與自己所要去的目的地的距離。又飛遁了半天的時間,一座紫紅色的大山浮現在眼前。

    “火銅山,到了。”

    看到那座紫紅色的大山,銀袍韓逸立刻露出了一絲喜色。然而他臉上的喜色還沒有持續多久,就被一股淡淡的驚恐取代。那座紫紅色的大山之中,忽然刮起了黑色的狂風,嗡嗡嗡嗡的聲音,擾得人心煩意亂。

    但銀袍韓逸卻清楚地知道,那黑色的狂風到底是什么東西。黑色狂風席卷而來,離得近了,才看清楚,那是一大群鋪天蓋地的黑色鐵翅蟻。

    它們似乎是感受到了藍光螢的氣息,才傾巢而出,化作一片遮天蔽日的黑云,籠罩過來。

    “等的就是你們。”銀袍韓逸壓下心里的恐懼之情,抬手掐訣,而后狠狠的揮出,數十道可怕的雷霆電弧激射出去,一大片鐵翅蟻在雷霆電光之中墜落。

    然而很快,那些墜落的鐵翅蟻,便又重新振翅飛了起來。銀袍韓逸早就見識過鐵翅蟻的本領,對此并不感到驚訝。鐵翅蟻的身軀堅若精鋼,對靈力攻擊具有極強的免疫力,所以雷霆電弧的攻擊對它們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威脅,僅僅只能夠讓它們眩暈片刻而已。

    銀袍韓逸在天空中間停下了遁光,激發九冥雪螭的血脈之力,一層白色的玉質鱗片覆蓋全身,兩只蛟爪揮動,漫天的冰刺向著左右兩側的藍光螢和鐵翅蟻同時攻擊過去。

    發出攻擊之后,他也不看自己攻擊的效果,而后蛟爪一合。

    “極冰深寒。”

    一股白色寒氣立刻從他的蛟爪之中釋放出來,以他為中心化作一個漩渦,而后迅速凝結成一根數萬米巨大的冰刺。冰刺包裹著他的身形,從天空迅速的墜落下來,深深的刺入了地面。

    這個時候,鐵翅蟻和藍光螢都被他的攻擊激怒,瘋狂的追著冰刺沖去。暴露在地面之外的冰刺立刻就在兩群靈蟲的攻擊下化作了冰屑,鐵翅蟻巨大的口器瘋狂的吞噬著冰刺。

    藍光螢蟲群跟鐵翅蟻蟲群撞在一起,宿敵見面分外眼紅,兩大蟲群立時開啟了生死激戰。

    地下深處,銀袍韓逸打破冰刺的前端,悄悄從地下深處遁走。他馬不停蹄的趕回了黑色山峰,沖進了山峰內部的洞窟之中。

    “果然還在沉睡。”

    洞窟里,只剩下數百只藍光螢守護著沉睡中的異獸。銀袍韓逸翻手取出自己掌控的全部圣器,白玉龍珠、銀色圓環和銀色小錘。他謹慎的掠進洞窟,向沉睡中的異獸靠近。

    “不能繼續靠近了。”來到異獸前數百米的地方,銀袍韓逸停下了腳步。他根本不敢用靈魂力來探查,只能夠依靠模糊的感應,感知洞窟里是否還有其他的東西存在。

    “確認只有那數百只藍光螢,可以動手。”

    深吸了一口氣,他從一根鐘乳石后面疾掠而出,銀色圓環一揮手祭了出去。銀色電光一閃,五個圓環立刻一閃而逝。

    沉睡中的異獸立刻被突然間爆發開來的雷霆力量驚醒,琥珀靈光籠罩全身。下一刻,五個銀色圓環出現在了它的脖頸和四肢上。

    “緊。”一身叱喝,圓環立刻收緊,同時釋放出強烈的雷霆之力。異獸慘叫一聲,轟然倒地,身形不停的抽搐著。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预测大师 上海时时乐即时开奖 广东11选五杀号 北京赛车预测158网 山东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 想做股票配资合法吗 下载云南快乐10分每天推出的号码 快乐10分开奖结果走势图 股票指数年收益率 十一运夺金前三直预测 信誉时时彩平台排行榜 上海配资 一肖中特免费选料 极速赛车app开奖号码预测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软件 山西11选5五码遗漏 北京快乐8网上怎么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