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9章 經世閣之遇

    第0229章經世閣之遇看到陸離手中的丹,彌散出一縷天劫氣息,那柜內的主事頓時有種要摒止呼吸的激動。

    他還是識貨的,憑借自己的經驗和眼力,認出這是一枚秘蘊天圣玄奧秘義的天劫丹。

    此丹在丹市上是還是極具價值的,因為人世中的圣階修行者占了十之**,太多修行者都想晉神呢,而天圣又是神境的初階,這個檻兒不跨越過去,那就完了。

    天圣天劫丹就是這樣一種能叫你跨越進天圣境的神奇丹品,得此丹者,形同得到了神之初階的天圣境。

    此丹的價值已經與下三階神境通用的神炁丹一樣。

    神炁丹是神境下三階最普及的修行丹品,也是流通于下三階諸般物品的交易丹,對與圣階修行者來說是很難獲得的貴重丹品,更是購買神物神籍神資的必須丹品。

    天圣元炁丹是不能夠購買任何神質品的。

    而天圣天劫丹從某種意義上講,比神炁丹還要牛叉,因為神炁丹也不過是普通的修行積蓄神元的丹,而不蘊含法則奧義,尤其是卡著神階關口天圣境的這種丹。

    眼珠子冒光的主事神情,已經被陸離收入眼底,他似也察覺了自己的失態,飛快瞄了一眼陸離,化為平淡神情的道:“此丹比市面流通的天圣丹要好一些吧,權做一比二的兌換也可,客官……”

    陸離微微搖頭,“那就算了,我去別家……”

    “啊……別別別……”主事慌了,趕緊擺手,“客官且留一步,容我細言,凡事好商量嘛,這樣,一比五如何?”他還伸出手來比劃。

    陸離微微一笑,“我這是天劫之丹,圣階修行者得此丹一枚,當可獲得天劫奧義,晉升天圣階有望,又豈是一枚小小元炁丹堪比的,你這個人啊,不厚道……”

    主事頓時臉紅脖子粗了,陪著笑道:“是我的不是,若只是這樣的一枚丹,炒賣個高價也不是不可,市面上還是有的,做市價論,此丹與神炁丹是一比二的價……”

    就在這時,旁邊一位黑色道袍的修行者插言,“這位兄臺,你這枚丹我要了,我出五枚神炁丹來換,可否?”

    很顯然這也是一位入閣逛的客人,其表面的氣勢比陸離還要高深些,神質流溢,神息彌漫,人家至少都是二階初神境的強者啊。

    神境的特質,最常見的表征就是神目如電,如雷如閃,目中的光芒似能洞徹你的一切,初神境雖只是第二階,但它與初階的天圣是有本質上的區別的,天圣還不算神,沒有完全脫離圣質,而二階的初神那完完全全就是神質,再不含半絲圣質了。

    據說,二階初神境的抬抬手,就能滅掉上百尊天圣。

    這種差距令人心寒如冰,魂顫神崩。

    黑色道袍也是癸廷修士的一個特色,黑色代表癸水,自然汲取癸水能量的幅度就最強,所以在癸州,幾乎是青一色的黑袍黑衫飾,而癸州也并不因為這個顏色而陰暗,人潮如海就蕩漾著無限的生氣生機。

    陸離身上的法袍不完全是黑色,而青黑色,黑中泛青的那種顏色吧,他倒不是很在乎這些,畢竟他主修的不是五行中的水,他的水平是絕對的平衡。

    象他這樣五行平衡的修士在癸州必然要屬于異類。

    不因一極而顯,平衡發展者都被視為平凡修行者,他們想出類拔萃非常難,俗話說的貪多嚼不爛嘛,人家單修一極都顧不過來,你居然修五行之衡?你以為你是誰?

    那出聲之人一眼看出了陸離五行的均衡,目中隱現一縷訝色,畢竟五行均衡修行者能有陸離這樣的境界是很不容易的,諸多修行者也知道五行均衡的好處,但是癸廷傳下來的極致神通就是以水為巔,若五行均衡你這一生也別想達至癸廷之極。

    呃,這天劫丹能換十枚神炁丹?

    陸離總是覺得有點不妥,元炁丹是元炁丹,法則丹是法則丹,兩者之間的差質還是極大的,前者僅僅是積蓄元炁之丹,根本就太普通,后者暗蘊法則,堪稱稀貴。

    所以,陸離搖了搖頭,他并不了解這神世丹市的行情是怎么樣的,但不妨礙他做一次最徹底的實測。

    經閣主事的急了,那個黑袍的初神也急了。

    黑袍初神又道:“二十枚神炁丹,如何?”

    經閣主事,“敝店給三十枚神炁丹,還有啊,這位客官,還請自重些,在我經世堂中搶生意,你是不是有些過份了呢?”

    他甚至有點懷疑這個黑袍初神是為陸離哄抬丹價的。

    所以,柜內的主事傳出了神念給本閣的大主事,讓他出面來壓一壓這個小小初神,哪怕他自己只是天圣,也不會懼怕一尊二階的初神,初神惹不起經世閣這樣的大戶,敢在癸州開設經閣的能沒背景啊?

    須臾,一縷聲音先行傳至。

    “玄壬宗的這位客官,你先離開吧,不要在我們經世閣攪事,你扛不下來。”

    聲線是女音,音先至,人也現。

    黑絲質的柔袍裹著一具玲瓏凸凹的軀體出現在了閣堂之中,身姿極是曼妙修長,凸凹度尤為驚心蕩魄,胸端峰巒如聚,腰下丘圓似鼓。

    水性柔,柔則美,癸廷之女世間傳名,以柔以美冠絕神世人間,而此女堪稱絕秀中的秀絕,五官極其晶致,鳳眸隱蘊冰凜之光,明澈如鏡,瞳中隱現星墟幻境。

    瓜子臉孔,黛眉瓊鼻,膚色更是水瑩晶玉一般,如此之品質,若同參陰陽秘契,必得其中之欣悅之妙。

    更難得的是根骨,若根骨之中暗蘊先天神質更為絕質神賦,柔而,中潤,潤含腴,腴藏妙,妙極美、美則迷、迷則入、入則融……其中玄妙萬千,一言難盡矣!

    陸離隱隱生出被惑而迷的感受,心中生出警覺,此女之美之之柔之妙堪稱無敵無量,自己哪怕見慣世之柔美女子,但與面前之女論,卻罕有出其之右者,哪怕是自己身邊的珺淮圣音靈皇這樣出色無比的絕秀之姿,都缺少前面女子的柔似水,妖異如神,令人不惑而惑,不迷自迷,這就是癸水柔質中的極致體現嗎?

    癸水陰,壬水陽,女子天生屬陰,若極修癸極,自然會達極致之陰之柔境,然,物極必反,陰陰還陽,此為道之至論,任誰也不能違背,故此,這極柔癸水質女的本源中又暗蘊著一縷純陽神元,堪稱妙品巔峰。

    那位被道破了玄壬宗的黑袍初神,一看經世閣大主事出現,人家一現身就穩穩壓了他的氣勢,他心魂就是一顫,此女至少是一尊中三階的神王大能,自己萬萬不是對手啊,聲兒硬都可能被鎮殘。

    一念及此,黑袍初神慌忙拱手稽首,“因見丹心喜,故生出異念,得罪了貴閣,還望主事寬恕,”

    那絕秀之姿的大主事微揚下頜,“你去吧!”

    “是。”黑袍初神再不敢多言,躬身一禮轉頭便走。

    經閣堂內還有一些人在觀看,這時也都紛紛垂首避開了,在四階神王面前,他們可承受不了那威壓。

    陸離居然還能扛住四階神王的威壓,概因他身懷上品神器都不止一件,便是神王出手,也不能將他魂滅,有上品神器為本命法器守護著本源,神王都沒轍的。

    別說是四階的神王了,就是七階的神皇要搗毀一件上品神器也要負出慘重的代價,本源被震傷都不算什么,而神皇以下的神階強者是沒有可能搗毀一件上品神器的。

    當然,無法搗毀不等于不能搗殘,若神王強者催動他的本命法寶全力攻襲擁有上品神器的陸離,哪怕不能將他神魂俱滅,也會把他的上品神器搗殘。

    而本命神器一但殘損,修為就會大幅下降。

    “這位圣者,不妨入我閣貴室說話。”

    絕秀柔質女虛手一引,一股柔水般的暗力就將陸離包裹一樣,神王的手段果然是霸道,這是硬請啊。

    陸離平靜的目注對方,目中未起波瀾,并不因對方可能是神王境的四階神位而驚懼,她雖彌漫出一股王者之氣,但陸離覺得并不純粹,那只說明她未真的踏入四階神王境,那應該是半步神王吧?

    半步神王已經是下三階中的最巔強者了,絕對不是陸離這樣的初階天圣境能抗衡的,相差不可以道里來計,陸離還能強撐起氣勢,只是因為他擁有上品神器。

    女子也看破了此中玄奧,對方若非擁有上品神器強撐著,他是沒可能在自己面前如此淡定的,此人倒也不簡單啊,如此小小的天圣境,如此擁有了上品神器,可謂是福緣深厚的令人驚羨驚妒。

    一般來說,上品神器是中三階上神們都不容易獲得的稀罕法器,若非世族或宗門中重點培養的精英,根本不可能擁有一件上品神器,而普通的神器都沒有在神修中完全普及開來,可以說三階神尊以下的一二階小神們,想獲得一件普通神器都非常不易,更多的還只是用圣器撐著。

    神器本身就代表這一股大福運,有這股大福運籠罩著才能不斷的精進,就這,都讓神修們無比艱辛了,沒有神器的那些小神更是在苦境中掙扎。

    小神指的是二階初神,還不是陸離這種天圣,因為天圣更不堪入階,在神世便形同螻蟻一般。

    陸離頜首,既來之、則安之。

    那就談談嘛。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预测大师 甘肃快3走势图今天快3电脑版 快乐10分口诀视频 上海配资风控招聘 12博娱乐城百家乐 甘肃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人工计划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11选5组三 快乐扑克顺子奖金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一定牛遗漏 全国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江西多乐彩登陆 贵州快三真准网 中国铁建股票 捷克酷喜乐彩色墨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