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5章 禍孫

    第0225章禍孫陸離能得到創世青蓮,消耗三千萬量劫的法力也是太值的。

    創世青蓮的價值可不是多少量劫的法力能比的奇珍至寶,它的意義更是不容小覷,而且,四大混沌至寶一但匯齊,會有意想不到的神妙變化出現,現在陸離手里等于掌握了三件,創世青蓮、混沌神珠、盤古神斧,就差造化玉牒了。

    還有就是先天五太,這五件至寶若能集齊也是不得了的,會有一個奇跡誕生。

    現在先天五太只有一件出世,就是圣音手里的太素圣典。

    關于先天五太的辛秘,陸離和珺淮他們都不甚清楚,可能鴻蒙也不完全知曉,那條老龍有可能知道更多吧。

    越是邁往高圣之巔,陸離越覺得有一些事很不簡單。

    比如老龍那樣的存在,為什么會蹲在圣核深處不出來呢?他必有所謀,絕不會無緣無故的在那里枯守。

    甚至可以預見,其它的混元天圣們都和老龍一樣,把本尊本體都安置在圣核之深,只是他們各有各的點,互不干擾。

    可能有一個天圣們共知的秘密,不到達天圣層次就無法領悟吧。

    陸離眼下最迫切要做的就是將創世青蓮復原。

    他鉆進混沌神珠之中,再擺出伏羲煉神鼎,將殘破的幾塊創世青蓮扔進去,催動紫炎青焰,釋放混沌光逝法,開始了創世青蓮的修復工程,外面的事全交給了妹妹媧祖、妻子珺淮圣音她們。

    龍族發生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在老龍陀利飛的默許下也正常進行,靈皇負責一應對外的事務,靈婧與張良王詡他們則負責內政內務,要知道靈婧曾經一直是億萬靈族的女帝,處理起政務來那是一個應心得手,不過,她不會干涉太多,因為以前用她操心,現在不用她操那么多心,張良王詡孫武岳飛這些人都是丈夫的死忠鐵桿,扔給他們管就得了。

    靈婧為了鍛練兒子陸易,讓他跟著張良等人磨勵。

    ……

    ……

    后宮中,諸女聚在一起,脫劫之后,她們才算徹底拋開了生死的憂慮,有大靠山遮護,真心美的冒泡泡。

    當年最早跟隨陸離的靈姑、六公主她們都已經是半步圣皇了,可以說陸離后宮中的諸女,最低都到了圣帝巔峰境的。

    只到她們看到靈婧領著兒子陸易出現,一個個才泛了酸、吃了醋。

    兒子啊,誰不想要?

    當初陸離最困難的時候,也就是出于對人間道基的考慮,和安瀾公主楚秀瞳養了一對孿生子女,陸安瀾和陸秀瀾,此后再無子嗣,倒是陸安瀾這些年沒做其它的事,就繁殖子嗣了,娶了一堆妻妾,誕下子女上百,其中數十子,他們又開枝散葉,誕下數十子,到了如今,陸離的孫子、重孫、玄孫等都不知有多少了。

    不過這些孫系們在陸離的根基中也沒甚的影響,只是諸人都知道是陸離的孫啊重孫的,秀瞳都成老祖宗了,教的他們不錯,從不叫他們仗著身份張揚跋扈,但難免莨莠不齊,總有一些不乖不聽話的,自以為是的,世家最易出這樣的人才。

    陸易的出現更剌激了這些人。

    這日,一個耍了脾氣的率孫叫陸強的,居然很大膽的甩了陸秀晴一個大嘴巴。

    陸秀晴是誰啊?

    當年陸離還在楚州陸氏時,身邊唯一那個婢女,然后又要了一個陸秀鴛,一共就倆,她們算是陸離的近侍之婢,但是到了仙世之后,陸離太忙了,后宮都幾乎沒呆過多久,大事做都做不完,忙也忙不完。

    似乎,陸離的兩個婢女給忘了,這些年都是這樣,秀晴和秀鴛心里怎么想也沒別人知道,但她們堅信陸離沒忘了她們。

    賞了陸秀晴一個耳刮子的是玄孫輩的,也是給慣壞了吧。

    不過他打完就后悔了,害怕了,趕緊逃回去向父母說這事,他母親是陸離六徒之一赤忠信的孫女,也是不得了的家勢,陸離六徒,哪個不是威名赫赫?浪番云、赤忠信、歷若海、宋師道、張良、項羽,后來更收了猴子,但猴子終是妹妹媧祖的器靈,算半個徒弟,但這個七徒情感是很不錯的啊,畢竟陸離畢生就這七徒。

    浪氏、赤氏、歷氏、宋氏、張氏、項氏,堪稱六巨豪門,次一級的是王詡的世族、孫武、岳飛、范增、賈詡、郭嘉、諸葛亮、魯肅、龐統等等這些人的世族,總之當初跟隨陸離從民間出來的,如今全是顯赫的名門。

    這位也是牛逼,仗著父母都是牛叉階層,就敢抽陸秀晴一嘴巴。

    可他父母聽一聽這個禍事,臉色就全變了,什么?把陸秀晴打了?你丫的有沒有腦子啊?陸秀晴是什么人?那是老祖宗最式微的時候身邊的婢女啊,就是最貼心的妾,后面收那些女人都未必有她的恩寵,你眼是不是瞎了啊?

    不過到底是做父親的,為了兒子也是沒轍,分開去想辦法擺平這事的影響吧。

    陸強之父陸恩,跑去找他祖父陸安瀾了,母親赤氏也跑回娘家找祖父赤忠信了。

    陸安瀾的態度的是,誰惹的禍,誰自己去擺平,我不養沒用的廢物子孫,就把兒子陸恩給打發了,他兒子有六七十個,破事多的要命,他一樁一樁的管還管得過來?所索誰的也不管。

    赤氏找到祖父,赤忠信都翻白眼,訓斥道:“修行沒見他出類拔萃,惹禍倒是頭一個,真做的一手好死,陸秀晴是你們惹得起的啊?你們這些人,別說重孫玄孫,就是孫子都在我恩師面前沒印象,倒是敢得罪他身邊的近婢,說實話吧,秀晴女是婢啊?她那地位,不用誰說,就是后入宮的都要給她留一份呢,你那個慣壞的兒子算個啥?真以為仗著是恩師的血脈就可以為所欲為了?趕緊回去叫他給人家磕頭去吧,真論名份,陸秀晴算他玄祖奶奶輩的,他倒是敢伸手,手可真賤啊……”

    赤忠信罵完,把孫女轟走了,什么破事啊,叫人好無語。

    后來,這事都傳到老祖宗楚秀瞳那邊。

    楚秀瞳都翻白眼,冷笑道:“真厲害呀,我見了陸秀晴都要稱一聲晴姐的,你們真好,真的很好,離了我這地兒吧!”

    老祖宗甩手不管,她也知道管不了,這事讓陸離知道,那個禍孫肯定是被逐出陸氏的下場。

    陸恩給祖母磕頭了,喪氣垂頭的回去了,一聽妻子說赤家老祖也罵是做死,知道這事是壞定了,趕緊揪著那個禍子去陸秀晴那里給磕頭,不見話就是一直跪著再不要起來了,這是唯一的活路了。

    就這樁事,很快傳遍了世界,無數的目光都關注著。

    ……

    ……

    陸秀晴一直以婢自居,秀鴛也是一樣的,她們都是本份人,陸離沒給話,她們的身份就一直變不了,在她們心中,自然也奢望著有改變,哪怕陸離在世界享有極尊之威望,可她們婢還是婢,做了圣人都是圣婢。

    這條死限,沒有陸離親口發話,她們始終是越不過的,所有人都是這樣的看法。

    然后,陸離的玄孫給他的婢女磕頭認罪,似乎是有點……畢竟講個血脈親疏的,有些人的觀念就沒變,這是傳統,他們變的是境界,好多老傳統觀念是一如既往。

    就是陸秀晴也有種給架在火上烤的感腳了,但她本身沒有錯,挨了打,還要低聲下氣嗎?她寧可死,也不會那么做。

    倒是秀鴛勸她,出去說個話,原諒他了吧,不然滿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對你不好呀……

    陸秀鴛性子溫和,沒秀晴那么剛烈。

    “我沒有錯,他一個晚輩的,玄級的了,都敢動手打我,八爺家規真是如此,我死了也罷……”

    “盡說什么氣話,八爺又不知道這事,知道還能叫你受委屈了?”

    “太多年了,八爺把我們都忘了,再不是人間的八爺了,我多想回到人間,還過以前那種日子,自從成了仙,我沒有快樂過一天,秀鴛你也是吧?神仙就是無情無份嗎?人,活著還有什么意思?”

    “你就別說了怪話了,夫人們聽了你這話,都要……哎,你這個脾氣,這么多年了也沒改?”

    陸秀晴凄然一笑,“我就是我,我還是那個晴兒,隨她們想吧。”

    然后,靈姑、六公主、凌素素、梵清惠、言靜庵、師秦石傅諸女都來見陸秀晴了,都勸她了,大家從骨子里說,血脈還是血脈,婢還是婢,這事陸秀晴只需要表現個大度就行了。

    這么多人來勸,陸秀晴也吃不消了,只得出來,到了宮門前,看到那個禍孫跪在那里仍吊眉塌眼的不服氣的模樣,她心里的氣更是郁結不散,但是那禍孫的父母都陪著,一個個打躬奉禮的,倒是有賠罪的態度了。

    正心想著,算了吧,鬧這一場他知道了也未必高興。

    此時,一大堆人,或遠或近的都在看這幕戲,陸離大后宮驚個驚動了呢。

    陸秀晴正要上前說話。

    就聽的虛空喀嚓一震,黑洞殷然,一個小女孩兒從破碎開的黑洞里跳了出來。

    這位才是陸離的代言,無比傲驕的公主乖囡。

    看到她出現,所有人就知道,這事沒有瞞過洞察周天一切的陸離,不然乖囡不會出現在了這里。

    沒等陸秀晴開口,乖囡先開聲了,“晴娘,此事阿爹叫我來處置哩,”

    “見過囡公主!”

    “見過囡……”

    “……”

    后宮諸女都要對這位最受陸離寵溺的嬌主公客套,別人更不用講了。

    就見虛空上屹立的乖囡不動,小臉兒極嚴肅,“張良王詡,你們也來……”

    居然把主政的正副宰相都喚來了,看來這事不小。

    后宮諸女也都齜牙,陸秀晴果然還是陸離心目中那個最親近的侍婢,看到這一幕,陸秀晴以圣帝巔峰的修為都忍不住熱淚盈眶,這一刻她真的找到了做八爺婢女的那種久違的感覺。

    張良、王詡等一眾權臣都趕了過來。

    “臣等參見囡公主。”

    “……”

    乖囡突然手奉一黃金圣諭,展開宣讀,“陸帝諭:即日立陸氏宗人府,由陸易出任第一屆大宗正,全權負責陸氏宗族一切事宜,懲誡不肖,嚴罰忤逆,玄孫陸強,逐出陸氏一族,永不收錄,望諸子諸孫以此為誡,另:冊封陸秀晴、陸秀鴛為大帝三十六妃之一,賜名晴妃鴛妃,隨侍帝側,欽此!”

    這是陸離第一次頒詔。

    日后,陸宮也將正時成立,宗人府都立了,大宗正給了陸易。

    倒不是沒給陸安瀾機會,最后才出面解決此事,就是給陸安瀾解決此事的時機了,只是他無事過問,那就一直閑著吧。

    陸安瀾這陣兒都悔青腸子了,哎,我怎么就沒管呢,這下可好,宗人府大權被陸易拿走了。

    看看,看看,陸秀晴的寵,這時候全看見了吧?人家直接被冊妃了,還隨侍帝側。

    一堆大人物跪接帝諭。

    從此之后,秀晴秀鴛都正了名,妃了。

    想想吧,陸離后宮多少人?三十六妃之一,可不得了,那是僅次于帝后的妃啊。

    至于帝妃就不用說了,那是珺淮的。

    第二位的圣貴妃估計是圣音的了,然后就是平起平坐的三十六妃了,能有秀晴秀鴛的位子真不得了呢。

    這時,乖囡跳了下來,一手抓著秀晴,一手拉著秀鴛,嘻嘻一笑,“晴娘鴛娘跟乖囡走吧,阿爹身邊總要有人伺候呢。”

    陸秀晴陸秀鴛都喜歡的淚水洶涌的,終于要回到八爺身邊了啊。

    “恭賀兩位妹妹。”

    “恭喜兩位妹妹……”

    “恭……”

    后宮一堆夫人們齊聲向她們道賀,畢竟她們都沒有正名冊封啊,要說心中沒點想法才怪。

    乖囡又笑道:“諸位娘們,阿爹說了,過一個時期,舉行正式的世界開廷盛典,我們要在混沌之世立廷,諸事繁瑣,但該立的都會立的,眼下先這樣,省得有些慣壞的禍孫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拿晴娘來刷存在感,真真是不知死活啊!”

    她回過頭,對張良道:“張子房,你們去吧,立起宗人府,按廷制來,專人管,”

    “是,臣等明白。”

    張良玄諸圣臣離開。

    一場風波也就此落了幕,有人喜歡有人憂。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预测大师 湖北快3专家推荐 股票投资公司 管家婆期准免费资料精选 赛车计划2下载手游版 主升浪配资 二分钟时时彩开奖结果 江西快三走势图表i 河南福彩快三大小图 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118图库彩图跑狗彩图 贵州十一选五下载苹果版 四川体育彩票中心 新加坡2分彩开奖记录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举例 广西快三推荐 大圣 pc蛋蛋怎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