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1章 天下第一的鎮國公

    鎮國公陸離的賭局?這個……當世之上誰敢接?

    此時言靜庵已恢復澄明無暇的心境,無形魔種盡除,她修為更上一層樓,皆拜陸離所賜,這個因果不受也得受呢。

    “國公,怎好如此欺負靜齋?”言靜庵柔聲隱含嬌嗔,甚至有一絲隱隱的撕嬌意味兒。

    在真正大強者面前,言靜庵不自覺流露出了純真小女兒的嬌憨。

    梵清惠美眸凝了師妹一眼,也對陸離苦笑道:“清惠都不知天下間哪一個自不量力的敢接國公爺的賭局?”

    倒不是拍陸離的馬屁,這就是實情,誰敢?站一個出來。

    陸離一笑,“清惠靜庵你們誤會了,且聽我道來……我說的賭局是這么回事,靜齋的《慈航劍典》最后一卷記載的死關,我試試能否補全為入仙法門,若不能,算我輸給你們,要我做什么,你們隨便提出來,陸離力所能及的都為你們做到,若是補全死關便算我勝,靜齋可立萬世仙基于人世間,我的條件是,你們靜齋人登仙之后入我‘驚仙道’,不準進佛廷。”

    呃。

    原來是賭這個?

    若是陸離勝出,這不是等于把慈航靜齋納入你的驚仙道了?無非是保留我們靜齋在人世間的道基而已,可靜齋是以佛基立世的啊,不準入佛廷?這怎么行?

    梵清惠言靜齋的心中卻泛起滔天驚瀾。

    為什么呢?

    因為陸離說的補全‘死關’,這個可以說太恐怖太驚震了,便是始創劍典的‘地尼’也不敢說這樣的大話啊。

    梵清惠一聲輕嘆,言靜庵也是難以決擇,她們雖為前后兩任齋主,可她們誰都沒權利把靜齋融入其它宗門中去,這和師祖怎么交代?

    先不說賭勝賭負,只是這個賭注她們都不敢接受。

    陸離知道她們為何憂擾,便道:“地尼在仙界的近況,我多少知道一些……”

    好歹‘地尼’是我們創祖,也是千年前成道的先賢,鎮國公啊,你就直呼其名?給我們姐妹一點顏面,給靜齋一點顏面可否?

    二女心生微怨,兩雙美眸齊齊微嗔陸離。

    陸離有目如神,洞徹萬機,對二女嗔目的原因自然是明白的,他淡然笑道:“我今世沒有年齡上的優勢,但是這么說吧,這個紀元羽化登仙的任何一尊存在,我在眼里都是小輩,我轉世歸來,眼下還不知自己前世是什么人物,但也敢說一句大話,圣人之下,我都有資格不給他們臉子……”

    什么?

    梵清惠言靜庵雙雙失驚,美眸都睜的老大。

    你轉世歸來?

    你前世是一尊能睥睨圣人之下所有存在的牛人?

    梵清惠看了看言靜庵,言靜庵瞅了瞅梵清惠,姐啊妹啊,這是……多粗的一條大腿啊?

    難怪人家敢封鎮那血海神妖的生魂,人家的底蘊遠在什么妖之上,他給人家提鞋都不配吧?只不過人家現在式微而已。

    話說回來,這種大人物在式微時你不去抱住,等人家恢復了光芒萬丈,輪得到你去獻殷情嗎?你想多了吧。

    “……你們祖師地尼,也不過是仙人第三階的‘真仙’吧,比那血海神妖還要差一階位,入了西天佛廷也是個小角色,連金剛羅漢的層次也不到,再說一句不好聽的,修佛最終會失去性別,比如說菩薩,誰能說準他是男是女,其實仙人都可男可女,擁有萬千化形,更純粹的講,仙人就是一團炁,炁是什么呢?就是一種更高階的生命形態,仙人們的化形大抵是自己未成道前的形象,這是本如,佛門菩薩其實都是中性,你們要理解為皇室中的太監公公也是可以的……”

    什么?

    二女齊齊白了陸離一眼,我們這樣的,從哪看象個公公?你什么眼神兒?

    “再有就是佛門也有秘修雙身法,有鼎有爐,有采有補,陰陽互融或交替,你們想啊,佛廷有多少禿腦殼盯著你們……”

    “呸……”梵清惠啐了口。

    “說的什么?”言靜齋也羞的俏臉飛紅嗔道。

    陸離一付很無辜的模樣,“我只是在說事實,便是如來也化身無數,暗藏馬王,遍嘗人間百味,謂之苦行,我就想問一句,那個……真的很苦嗎?”

    梵清惠言靜庵都開始用力瞪陸離了。

    讓這家伙說的,女修是真的不宜進佛門了?可佛門真有尼姑的,不過,菩薩往上的有女的嗎?好象極其罕見啊。

    師姊妹二人又對望一眼,怎么辦呢?

    陸離繼續道:“地尼那里有什么,日后我會去和她講清楚的,靜齋的道基雖她所創,但作用僅限于人間,除地尼之外,你們靜齋千百年來還有第二位登仙的嗎?靠《慈航劍典》破碎飛仙的還有嗎?這么說吧,靜齋天賦極高的,最后也不過是枯禪坐閉死關,十有十的最后都去修‘鬼仙’了,大約你們的‘散手法’最后走的就是這條路徑,世人也稱為‘尸解’或《太陰煉形》,但是世間精通此道者也沒有多少,你們的散手法比起真正的《太陰煉形》遜色良多,倒是‘羅浮’一宗最精通此道,總之,靜齋只能算是人間一宗門,于仙世做不了多少貢獻,千百年來就給佛廷貢獻去一個‘地尼’,對人家來說也是可有可無的芝麻小事,在佛祖眼中,有地尼不多,無地尼不少,什么都影響不了,而我要是補全了‘死關’,日后靜齋門人皆可飛仙登界,此功大過地尼否?”

    “大是大,也不可否了師祖的一切。”言靜庵道。

    梵清惠頜首。

    “哈哈,那不至于,我要否她,直接把三元煉形術加到《慈航劍典》中成為第十四卷更簡單,我之所以要補全死關,就是不抹掉地尼的貢獻,讓她永享人間道基的香火信愿,這于她仙界修行有百利而無一害,是她應該感激我才對吧?日后你們上了天,地尼于你們仍有半師之誼,也不能說你們什么,而你們努力補全了劍典,使之發揚光大,功在當代,益在千秋,想想日后有多少靜齋弟子上天?難道這不是你們靜齋最終追求的目地?佛云的最終的‘度’,不是下地獄就是飛靈霄,我沒有說錯吧?”

    只一點,靜齋弟子日后統統都能羽化升仙,那靜齋就是名符其實的修仙宗門了,香火都不知會有多么繁盛。

    “還有啊,你們到了如今的境界,道胎已經盈盛,其實從陰陽的理論上講,是陰極陽衰要異變的前兆,太多修道人認為陰極生陽或陽極轉陰是自然現象,是好事,那我今日告訴你們,那就大錯特錯了,盛極衰變的結果是收獲近期的進益,而失去長遠的根本,陰極生陽或陽極轉陰都是暗傷神魂本源的異變,這種異變出現,這一世生命你們都別想再修成不滅金身,除非得到圣人灌頂,為你顛覆陰陽,重塑本源,可是這樣的機緣,遠比你修成仙道還要渺茫萬倍,能入圣人法眼的也就是太乙金仙之流,余者碌碌、皆為螻蟻……”

    “啊……難道說道胎必須要和魔種相融?”言靜庵失聲道。

    以梵清惠的沉穩也臉色微變。

    “魔種是什么東西?在我眼里也不比一陀狗粑粑強,不過是困你心神的說法,與陰陽至道又何干?你就記住女為陰、男為陽即可,你練的道胎屬性為陰,比如我練出的道胎就是陽屬性,這和什么魔種有關聯嗎?難道我也要去龐斑做點什么?”

    “呸……說什么?”言靜庵再度嬌嗔瞪他一眼。

    梵清惠直接翻白眼表示不滿。

    “陰就是陰、陽就是陽,什么魔不魔種,不要把道胎和魔種放在一起,是不是挺順口的?合轍壓韻?還是說正邪兩極對立?都是些扯淡的說法,只信陰陽至道便可,若論陽道積蓄之雄厚,我若說天下第二,誰敢認天下第一?”

    越說越不象話了,二女微微側開螓首,都不想看這個湊不要臉的鎮國公了。

    “你們信不信,我還得說,你們姊妹倆的情況,眼下已很危急,一但陰極生陽,后果不堪設想啊!”

    二女更把紅了的臉扭開,司馬昭之心,有你這么自我標榜加推薦的啊?

    “先且不論賭局,你們也要為自身著想吧?修行一世,能毀在這個小坎兒上?陸某英姿倜儻,玉面豐神……”

    “師姐快走……”言靜庵拉起梵清惠的手就想跑了。

    這鎮國公果然天下第一,不是修為,是臉皮啊。

    陸離哈哈一笑,“靜庵,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難怪你當師妹呢,清惠的沉穩你是學不來的,我就直接明言吧,你們姐妹兩個與我做道侶好了,我為你們靜齋補全死關,再把散手法改成‘正形尸解’,你們不得舍身相伺啊?”

    “啊……師姐,我、我先回去安頓一些事……你留下來,”言靜庵丟下話,化芒飛逝。

    其實這就是她表的態,師姐你先吧,誰叫你是師姐呢,這事……我同意了,誰叫我是齋主呢?

    “靜庵……”梵清惠想喚住言靜庵,可人家早跑沒影兒了。

    陸離長身而起,“清惠,我輩修仙之士,何需顧忌世俗禮法?不過都是些過眼的煙云罷了,來,我帶你看看我的秘室去……”

    呃,看秘室?

    你想做什么啊?

    梵清惠頓時反應過來,但是手已經被鎮國公攥住了。

    她心下不由一嘆,苦修一世,卻不及一尊貴人出現,這真是宿命中的緣法嗎?

    豈能錯過宿命之緣,這對自身極具益禆,對靜齋也有了個交代。

    尤其是言靜庵都同意了,她是齋主,那就去秘室看看吧。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预测大师 股票推荐3只黑马票黑 股票配资 利息是多少 宝马娱乐在线城 上海11选五规律技巧 爱彩人彩票网幸运赛车 2009上证指数 时时彩开奖网址是什么 河南快3历史开奖结果500期1000期 云南11选五5前三开奖结果 广东十一选基本走势图 超精准一尾中特高手 买彩票的正规网站 各种股票指数代码 pc蛋蛋幸运28稳赚方法 河南快3走开奖视频 双色球投注技巧18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