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7章 帝前抖威風

    五行奇珍啊,這去哪搞來?

    陸離從靜悟中睜開了眼,卻不知已經過去了三日。

    不過這里是六公主盧真占的私殿,倒不會有誰來打擾他們,而大魏皇廷這次來到安瀾古城的是當朝皇帝和四公八侯,本來有九侯,可惜楚州侯家蒙不幸,被自己侄子給廢了兩個境界,現在已經削侯為‘子’,沒被攆出京城就算是皇恩浩蕩了。

    六公主是很受大魏皇帝寵愛的公主之一,她跑來安瀾古城湊熱鬧,也只是被呵斥了幾句。

    這不,陸離剛出閉,六公主就迎了上來,“走走走,先跟我去見我父皇,我跟我父皇說了,封你個侯,反正你家那個也廢了,這個侯爵還是給了你們楚州陸氏比較妥,老四那貨是個沒出稀的,居然也向我父皇秘奏你以下逆上廢了自家大伯的事,不過我已經向父皇呈明厲害呢,只說你和楚州鬼爺交情莫逆,是穿一條褲子的那種至交,若你與大魏離心,鬼爺也要被你拐走,我還跟我父皇說,要是把我指婚給你,就能拴住你呢,我父皇有些意動,所以才要見見你呀。”

    “啊,盧真,你能要點臉不?”

    陸離聽的直瞪眼。

    六公主不屑的抽了陸離胳膊一下,“你少嘰歪啦,做了本公主的駙馬,你就偷著樂吧,皇室秘庫有好多奇珍異寶呢,你把本公主給哄開心了,就多偷些出來給你呀。”

    “呃……有沒有五行奇珍啊?”

    陸離這轉變也是很奇葩的,前一刻還說人家不要臉,后一刻就追問你家寶庫有什么了。

    六公主頓時以手撫額,“莫不是本公主引狼入室了?”

    噗哧!

    旁邊有人就笑了,是靈姑。

    現在靈姑和六公主的關系是極好的,親的跟姊妹似的。

    而且六公主她主動提出要做陸離道侶也是好事,靈姑才不會阻止,她知道六公主背后有一股不弱的力量呢,江城侯就是主要代表。

    陸離跟她也不藏著掖著的,“我現在急需五行奇珍,要修行一門秘技,若得小成,這次安瀾灣奪寶的機會就會大增。”

    “果真?”

    六公主看他不象是玩笑,便認真問道。

    陸離鄭重點頭,“千真萬確!”

    “江城侯……”六公主立即就喊自己忠實的追隨者出來。

    下一刻,江城侯就閃身出現,“請公主吩咐。”

    “你立即回京城去,找我母妃,如此這般、這般……”

    “謹遵公主令諭。”江城侯多話不問就轉身離去,他能從陸離這里修得《三元煉形術》,自然不會反對六公主選陸離做駙馬。

    靈姑這邊上前來問,“怎么突然就要五行奇珍?”

    陸離微微一笑,拉過她的手攥了攥,“從法器中悟得幾式驚世劍技,非融合五行奇珍不能小成,你們也要收集五行奇珍來融合,這套劍訣威能至強,我也會傳給你們……”

    “既然需要五行奇珍才能小成,你就先修練吧,我們倒不是急,我師尊那里好象有一件水屬性的奇珍,我去問問她。”靈姑轉身飄飄而去,真是有了漢子忘了師傅和娘啊,去挖她師傅的寶貝給自己道侶呢。

    這邊六公主也不顯弱,揪著陸離的手就走。

    “趕緊,先去見我父皇。”

    ……

    ……

    大魏皇帝是個中年男子,看上去四五十歲的模樣,這應該是他成道的年齡,容顏也就永駐于那一刻。

    若以天賦論的話,他這個成道年齡是有點渣,可架不住他的‘父皇’喜歡他啊,所以把皇位傳給了他,事實證明大魏太上皇眼光不錯,選擇了人,如今的大魏皇帝也算是大器晚成卻有雄心大志的一代明君,國事家事他都處置的妥妥當當。

    不過大魏帝盧正崇的修為并不是造虛之巔,他只是剛剛邁進九階造虛。

    四公八侯隨便拎一個出來也比他厲害的多,只不過他占著皇朝大義的名份,這君臣之禮人人都要守,否則也是承受不起的大因果。

    大魏皇驛的正殿上,正崇帝高高在上,下首是四公七侯,恩,江城侯不在,被六公主給派出去跑腿兒了呢。

    四公是‘漢陵公’王漢陵,‘明壽公’沈忠明,‘開陽公’盧寶祥,‘申喜公’盧定山。

    殿中的七侯是‘淮陰侯’‘夷泉侯’‘秣水侯’‘華郡侯’‘鄧州侯’‘寶慶侯’‘元平侯’,他們都是造虛之巔的大修士,大魏朝中權重一方的大人物。

    在正崇帝左下首單獨坐著一個文臣服飾的雍容男子,士氣灑脫,眼神精銳,神華暗蘊,氣質極是不凡。

    六公主已將神念傳給陸離,‘左下首那是當朝閣佬嚴瑞喜,大奸臣呢,我父皇很聽他的,你莫要得罪此人才好,不然要鬧習。’

    不過陸離對殿上諸人也是一目了然,尤其六公主說的這個大奸臣嚴瑞喜,喜怒不顯于目,是個藏得夠深的角色。

    一說‘閣佬’那就是帝廷最牛的宰相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那種權柄巨擘。

    這位嚴閣佬還有另一個身份,就是大魏國宗‘正一龍虎道’核心大長老,是龍虎道發號施令的大佬之一。

    也難怪此人得到正崇帝的重用,人家是國宗‘龍虎道’的大佬之一啊,想不重要都不能呢。

    修仙背景下的世道,一切以掌握修資為實力,七大皇室雖是不弱,但也強不過‘長生八道’,皇宗與道宗的聯合,才是強強聯手。

    陸離直視正崇帝,絲毫沒有上殿面君的緊張失措,反而淡淡然灑脫無比,對著一國皇帝也就是微微一個稽首做禮。

    “見過我大魏皇帝!”

    “哈哈……好,不愧是修行界崛起的新人物啊,境界雖只是化形,但這份睥睨氣度足以傲視人間的……”正崇帝都不知是不是在嘲諷陸離,總之他這番夸贊不是很正面,多多少少有點小怨氣在里面呢。

    其實也是,就是眼前這小子,廢了朕的九侯之一楚州侯陸璣,親大伯也廢的忤逆庶子,這分明是個剌兒頭啊。

    奈何形勢比人強,有修成了半仙的大佬鬼爺給他撐腰,就算是大魏皇帝也不想因此把鬼爺這樣的半仙逼走到其它帝廷去。

    至于說六公主想讓自己指婚給這個小子,正崇帝心里還是不樂意的,叫陸離來,又擺這么個大陣勢就是要威懾一下他,哪知這小子是初生之犢不怕虎啊,滿殿的四公七侯一宰相都沒放在他眼里,正崇帝才酸不溜球的發出這番贊言。

    其實正崇帝也為自己看不透陸離的真正實力而感羞愧,此子僅是七階化形,怎么能隱藏他的實力?難道身懷半仙器之類的奇寶?

    大約十個看不透陸離實力的有十個都會這么想。

    正崇帝目光不由掠了大宰相嚴瑞喜一眼。

    那意思是問他,閣佬怎么看啊?

    而一項極其自詡自負的嚴大閣佬也微微蹙眉,他也沒看出陸離的深淺,卻見他微一抬手,“面君不拜,當略施薄懲!”

    一股元氣從他抬起的手中沖出,瞬間化成一條咆哮的長達三丈的銀龍,猛的就朝陸離吞噬過去。

    “你個大奸臣,焉敢欺我駙馬?”六公主勃然作色,就要……但她的手卻給陸離攥住。

    陸離微微挪步,身形擋在六公主身前,雙目看了眼那條猛噬而來的元氣銀龍。

    然后就聽陸離猛的吼了一個字,“破!”

    轟隆!

    破字有如九天一記狂雷炸響,眼見那就銀龍就吞噬到陸離身前,卻被這如雷一字吼的啪一聲炸開。

    頓時之間,元氣碎屑橫飆滿殿。

    那嚴閣佬遙生感應,身軀突的一抖,屁股底下的花雕紫檀椅更發出破裂之聲,轟然崩塌。

    噗!

    嚴閣佬張嘴就噴出一口逆血,滿目不能置信的神情盯著陸離。

    正崇帝當時就懵逼了。

    漢陵公、開陽公、申喜公、明壽公一個個眼珠子瞪的牛頭大,嘴張的老大,傻了。

    七侯更是夸張,光傻還不說,有幾個腿肚抽筋的,雙股戰栗,瑟瑟而抖。

    六公主先驚后喜,一下抱住陸離手臂,根本不吝嗇自己胸前傲起對他的挾擠,我的乖乖啊,我家駙馬這是要逆天啊。

    陸離微微仰首,用一種近乎嘲鄙的眼神盯了嚴閣佬一眼,“雕蟲小技也敢拿出來獻丑?象你這種老棺材瓤子就更應該低調做人,再有下一次冒犯六公主,陸某不介意滅你神魂,叫你連鬼仙也沒得修。”

    這番話就如同一串耳光兒抽在嚴瑞喜的老逼臉上,抽的他七葷八素的。

    漢陵公眼皮子跳了幾跳,忙上前一步道:“陸小哥兒且息雷霆,今日吾皇招你來是要封公晉爵的啊,更是要給六公主指婚,嚴瑞喜不自量力,要借機試陸小哥兒的你修為,乃是他的私行,不足道哉也!”

    “正是,正是……”申喜公立即附合,他可不建議踩一腳落水狗,誰要是還看不出來姓嚴的本源受創,那真就眼瞎了,“大喜之事卻被嚴瑞喜攪混,罪在不赦啊,萬望陸小兄以大局為重……”

    “姓嚴的,本公早瞅著你行事跋扈,縷縷欺我皇室,六公主倍受吾皇寵愛,她縱有不是,輪得到你來置喙?你以為你是誰?”

    開陽公厲聲吼喝。

    “嚴瑞喜,還不請罪?”

    明壽公也跳出補刀。

    七侯居然一齊開聲,“嚴瑞喜,還不請罪嗎?”

    大殿都震的晃了三晃。

    正崇帝一看這局面,嚴瑞喜是完了。

    最關鍵的是他本源受創,本來就夠老了,是太上皇時期的宰臣,如今少說170多歲了,離死越來越近,本源再受傷,壽數銳減啊,他要保養得當的話還能再撐十年,活到180也有可能,若傷上加傷,怕是連半年也撐不過去了,這個人基本可以消失掉了。

    這可是無妄之災,墻倒眾人推,都捶落水狗。

    氣的嚴瑞喜連連吐血,根本壓不住逆竄的元氣,一張老臉憋的幾欲炸裂。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预测大师 连码是哪些数字 一期一分彩人工计划 股票推荐软件怎么样 深圳风采单式开奖结果 适合个人理财投资 幸运赛车彩票app 理财小知识 天津快乐十分开奖号 宁夏十一选五购买 北京11选五什么时候开奖 河北选走势图一定牛 浙江11选5对应奖金 深圳风采2012008 黑马股票推荐网 11选5任2神号期期必中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