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3章 一劍,邪王敗北!

    梵清惠見到石青璇的地方叫‘璇筑’,便位于古城之西的繁街之后。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是一縷清揚的蕭音將她引過來的,她知道這是師姐碧秀心留給她女兒的不傳蕭技。

    石青璇自從進窺‘先天秘境’就在安瀾古城隱居著,平素收些妖魔骸骨煉煉丹什么的,不煉丹時就潛修或是奏蕭憶母。

    她未懂事時母親已經去了,在她記憶中就沒有母親的音容笑貌,這是她一生中最大的遺憾,令她痛徹心扉。

    那飄蕩出的每一縷蕭音都蘊含著對母親刻骨銘心的思憶。

    ‘璇筑’也就有邪王石之軒一個人知道。

    只是今日夜幕降下后便來了一位石青璇沒有想到的訪客。

    上任靜齋之主梵清惠。

    石青璇知道的母親的事,更知道梵清惠是自己母親碧秀心的師妹。

    “惠姨。”

    “青璇,我帶你去見個人。”梵清惠在聞聽蕭音之后,放棄了強拉石青璇去靜齋的念頭,最好的辦法是滿足她心中最想要的。

    石青璇最想要什么呢?

    她最想要的是她的母親碧秀心。

    青璇淡雅出塵,心境亦是古井無波,她做為一代邪王石之軒和一代圣女碧秀心的唯一血脈親女,她的天賦是極其優秀的。

    “惠姨,我此生無它愿,你知的……”她這是婉言拒絕了梵清惠。

    “我最知道你的心愿,所以才帶你去見這個人。”

    “……”

    石青璇訝然注視梵清惠,“怎么可能?”

    母親已逝多年,生不可再逢,除非自己死去……但那也只是個美好幻想,死了就能見到母親了嗎?也許母親早投胎了呢。

    此刻,石青璇才注意到梵清惠身上隱隱彌散出來的仙息,這境界……怕是隨時都能升仙了吧?

    “青璇,你不用羨慕什么,那個人亦能使你達至此境,他可能要去‘地獄’避難,你想想,他是誰?”

    “天吶,惠姨你說的什么?我完全懵了。”

    去地府避難?死了避難?還有比死更大的事啊?這句聽著怎么就別扭的不行呢?

    “升了仙,入地府很難嗎?”

    “啊……”

    石青璇明白了,“可是我……惠姨,我差好遠呀,我連九階造虛境都沒有達到,妃暄她們呢?比我強吧?”

    “也就比你高一個大階,造虛之巔吧,那人若肯幫你,也就一夜之間的事。”

    “……”

    石青璇以手捫額,有點凌亂了,這怎么可能?

    “他是誰?”

    “鎮國公,陸離!”

    “是他……”

    石青璇不信的念頭真淡了許多,這個人太神奇了,安瀾大戰封鎮金仙生魂,簡直是無敵無量,自己就沒想過能見到這種人物。

    “惠姨,你能不能幫我做一件事。”

    就知道這丫頭沒那么容易說服,如此大的吸引還要提出一個附加條件呢,換了別人怕是要磕頭先謝呢,那可是引薦鎮國公啊。

    “說說看。”

    “我要你打敗我父親,都是他不好,害的我母親早早逝去。”

    果然這丫頭心里對石之軒很是痛恨,但也僅是要求打敗他,父女天性啊,還能殺了他?石青璇絕對不會提出那種要求。

    梵清惠頜首。

    ……

    ……

    雙邪、陰后、魔帥等魔門大佬還在魔師宮驛館,又來了左游仙、邊不負、避塵、尤鳥倦、金環真等人。

    除了他們還有一位與紅日法王一起的異域人,赫然是‘武宗’畢玄。

    “……那傅采林也來了嗎?”

    “嗯,他應該和寧道奇在一起吧。”畢玄點頭說。

    江湖道上有三大至強高手之稱的就是指中原的寧道奇、草原突厥的畢玄、高句麗的弈劍大師傅采林。

    大家道不同不相為謀,畢玄就崇敬龐斑這樣的強者,而傅采林欣賞寧道奇的出世獨立。

    包括紅日法王這佛門中的高手也對龐斑十分景仰,所以愿以龐斑馬首是瞻。

    畢竟域外聯軍有域外聯軍的利益訴求,十幾個強悍的域外小國聯合在一起也是驚人的勢力,尤其是突厥、元蒙、北遼、女真這些。

    龐斑繼乃師之后成為元蒙國師,一路南下,把‘趙國’的江湖武林橫蹚了一遍,什么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統統敗在龐斑手下,只能說這些趙國的高手都是真正的‘武林中人’,他們所修的武道也只是真正的武道,不是破碎之道,更非羽化之道。

    便是無敵于趙國的傳奇人物‘獨孤求敗’也敗在龐斑道心種魔大法之下,最后少林的高僧、武當的祖師、大俠郭靖、北喬峰、南慕容都一擁而上,也無一例外的鎩羽而歸,龐斑從北向南,蹚過整個趙境,直抵南陲安瀾古城。

    趙國江湖道無其堪抗之人,什么降龍十八掌、六脈神劍,的確是武道至極的絕學,但也僅僅限于武道,他們中的最強者也就是先天秘境的第七階‘化形’,因為這是武道絕學能把他們送上去的最高境界了,想登上第八階‘天相’,除非精修神魂異力。

    換個說法,包括少林的《易筋經》《洗髓經》在內的,什么《九陰真經》《九陽神功》《乾坤大挪移》《降龍十八掌》《六脈神劍》《一陽指》《獨孤九劍》《葵花寶典》《太玄經》《連城訣》《吸星大法》等等在內,沒有一部武學能修練到羽化高度的,它們最大的局限就是限于后天武道中,用道家的說法,這些武學再強也就是在道家的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煉神返虛的三個階段里折騰,沒有任何一部武學提到最后最關鍵的‘煉虛合道’,而這就是差距。

    可實際上道家的‘煉虛合道’也就和《慈航劍典》的‘死關’差不多,羽化登仙的幾率極其低微。

    而道家最終極的羽化大術是‘煉形化炁’,哪怕死了以后為死人都準備了‘太陰煉形’這樣的升仙之術,是絕非武學堪比的。

    比起《戰神圖錄》《長生訣》這兩部來,就都要遜色了,要知道《長生訣》是仙人廣成子于戰神殿中參悟有感才寫下來的,仙人著下的必然是成仙之術,只是極其晦澀難懂罷了,蛻變于戰神圖錄中的長生訣都是升仙之術,那戰神圖錄就不用說了,道心種魔大法的神奇,能使龐斑觸及仙門,也使向雨田、赤忠信等人修至造虛半仙,也足以說明它的神奇,劍典的死關能把地尼送進破碎,哪怕幾率極低,但列入四大奇書也是有資格的。

    還有禪宗的《禪書》、藏密的《智慧書》、少林失傳的《達摩訣》、昆侖的《太清上玄錄》、蜀山的《仙靈御氣訣》也只能算半仙級術,古往今來靠這些秘術真正升仙羽化的又有幾人?可以說一萬個里面都難出一個。

    被蹚穿的趙國江湖道,把龐斑視為不可擊敗的魔神,他可不象陽頂天或無崖子之流的高手會被誰害死或害殘,這也是修為境界不能達到洞查萬機的弊端,一個能被別人下毒或害死的高手還能叫高手嗎?有人敢去害龐斑嗎?估計想都不敢想這個可能性吧。

    龐斑如今就是域外聯軍的靈魂,也是江湖魔宗的第一強者,強如向雨田、石之軒、祝玉妍也要承認他魔主的地位。

    但借著言靜庵與陸離隔空的一次交鋒,他首嘗完敗的滋味,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域外聯軍想要入中原攪事,恐是難有個好的收場,就算陸離這樣的會羽化離開,自己不也一樣嗎?論整體實力,域外遠不及中原。

    這時的龐斑有了要放下塵世諸事一心修仙的念頭了,自己真的管不了太多了,仙界才是自己的新天地。

    不過一想到仙界都在長生八道諸宗的把持下,龐斑也要茫然失措,舉棋難定,非要入一宗嗎?

    以他的傲性來說,自然不可能在人世間入哪一宗,一切等上了仙界再說吧。

    至于爭奪‘安瀾古皇陵’秘藏的心思也是淡去了太多,有鎮國公陸離在安瀾,別人的機會是微乎其微的,除非三界執法司下來將此人拘拿。

    一但堅定了羽化入仙的心思,龐斑的心境也就趨于平靜,世俗中事再與我無干。

    這時他聽到紅日和畢玄的說話,心思微微一動,傅采林和寧道奇一起?那他們很可能和靜齋禪宗走的極近,這些支持齊太宗李二的勢力就夠域外聯軍頭痛的,可惜師尊蒙赤行和八思巴都象傳鷹一樣破碎了,不然還有一點實力,現在嘛……不提也罷。

    龐斑很清楚,自己再一離開人世,域外聯軍必散,里赤媚和紅日法王必然覓地秘修不再出世,其它人還有誰?年憐丹這種貨色不提也罷,他連破碎的一絲希望也沒有,還不及后起之秀鷹飛這個小輩潛力更大,但說到底還是域外地廣人稀,孕育不出多少英杰來啊。

    這時,龐斑心神忽動,長身而起,目光望向宮外,“梵清惠既然到了,何不入內一見?”

    所有人都不由起了身,梵清惠居然敢只身來到魔師宮驛館?

    “就不打擾魔師了,你剛剛敗給了鎮國公,我感覺到你棄世之心已堅,你與我靜齋一切恩怨,今日一筆勾消,清惠來是找石之軒的,邪王,你出來接我一劍,我受青璇之托,完成她的心愿。”

    梵清惠不見身形,只聞其聲,大約除了龐斑再沒人知道她在哪里吧?這種修為,真到了鬼神莫測的高度。

    邪帝向雨田、陰后祝玉妍、邪王石之軒、人妖里赤媚、紅日法王、武宗畢玄、等等人無不大震。

    梵清惠的修為怎么會達到如此境界?

    而一向狡詐的邪王,一聽是青璇之托,他泛起一絲苦笑,飛身出了魔師宮。

    一蓬劍雨就迎著石之軒灑落下來。

    光點如萬星,元氣覆天地。

    就是宮內包括龐斑在內的所有高手都看到了這從虛空灑下的萬千劍芒。

    劍心通明、劍芒如星!

    但是,誰都沒見到梵清惠一絲身影。

    百丈方圓的空間被這一劍完全籠罩,石之軒欲退無路,所有死角都被封死,他奮起全部元氣,轟出自己的《不死法印》,身化百道虛影,同時祭出邪王大天相,想一舉撐破這道無跡可尋的劍芒星幕。

    但是石之軒的一切努力都是無用功的。

    劍芒灑下,毫無阻礙,十余丈高大的邪王天相瞬間被劍芒撕裂,連一息都未能扛住,石之軒本體在空中狂噴口血。

    “惠姨,我們走吧。”

    另一個女聲傳來,是石青璇。

    看到父親臨空飆血,眼神失驚的慘淡模樣,一代邪王不敗的神話,就此打破,石青璇心中對他的恨瞬間消失。

    “不死法印,不過如此!”

    劍芒散盡,虛空中麻袍如仙的梵清惠攜一絕秀少女,化光逸去,其速如電。

    一劍,邪王敗北!

    (筆者言:金系的高手是人性化的高手,中毒會死,被害會殘,沒有洞查危機的半仙,黃系的高手是半仙級的能洞察危機的那種,而龐斑哪怕在負傷潺弱時遭受八派高手圍攻,也極從容殺的他們大敗潰散,其不敗形象深入人心,這是塑造角度不同的差距,也就顯得金系武學沒那么神奇了,沒一部是能叫人洞查幽微立于不敗之地的,與黃系的武學相比自然就落了下乘,老金的武學就是武學,陰謀就是陰謀,只要陰謀出手武學肯定被廢掉,強如陽頂天無崖子之流也要落個慘如狗的下場,不是作者貶誰捧誰,只是客觀評論,老金是局限在人的世界中,而老黃是穿越和破碎入仙的鼻祖,各種設定的基礎就不同,所以不可能是同級別的江湖和同級別的高手。)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预测大师 北京快三软件下载 北京快3下载app下载 11选5任三必出3码技巧 十一选五山东 中信理财产品在售 福彩3d天中图库 贵州十一选五历史开奖结果 河南体彩11选5号码统计 中国福利彩票玩法快3 内蒙11选五走势图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号 贷款炒股 宁夏11选5彩票软件 真钱捕鱼棋牌游戏平台 顺丰控股股票分析报告 江西时时彩号码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