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57章 氣半死的玉陽子

    陸離一看宋缺微蹙眉鋒,便知他在想什么了。

    “兄長不須憂擾,金仙的生魂我亦敢封拿煉化,三元上仙那里只是小事,他的因果我自有應付之法,其實這三元是個散修,比寧道奇還孤立出世,但到了天廷仙界他才會知道處境有多么艱難,就說那地仙之祖鎮元子,奔波了不知多少個仙界年,所求不過是入個‘真流’,但是天廷那幫子人就是不接受他,徒呼奈何啊,想在八道外自立一宗無妨,但想再謀真流之位就真是想多了,不成混元天道,這輩子都不要想這種事,他肯放下身段入佛或入道都有他一席之地,但是鎮元就是鎮元,心氣太高,還想叫五莊觀變成碧游宮那樣的存在,可惜啊,他不是圣人!”

    這番話讓宋缺大點其頭,心氣高有時候壞大事呢。

    陸離又道:“鎮元子尚且如此,那三元上仙和他根本沒得一比,仙界三廷哪有那么簡單?你不入長生八道,就想在三廷謀取一個‘真流’職位?那是癡人說夢,三元上仙這個人心氣也是高,他未必能轉過這個彎兒來,日后我入仙界說不得能為他化解一場劫數,所以兄長你不用多想此事,有許多事宿命中已注定,非人力可改變,命中的貴人不出現,極有可能應劫化灰,便是圣人都要應劫轉世,何況一小小仙人……”

    “與聞賢弟之言,愚兄這眼界頓覺開闊不少……”

    “哈哈,兄長言過了,”

    ……

    ……

    玉陽子聽聞安瀾東觀被移為平地,不由勃然大怒。

    “浪番云他怎么敢?”

    吼也是在玉虛府宗驛吼的這句話,畢竟浪番云此時的修為已觸仙門,比他玉陽子是絲毫不差的,大不了舉霞上天,尋一宗與玉虛府不對付的宗門進入,玉虛府也未必能把他如何了。

    “此事怕另有內幕,”玉璇子道。

    玉陽子、玉璣子都望向玉璇子,三人中以玉璇子智慧最高,一眼能堪破諸多復雜的世事隱秘。

    但是玉陽子也不傻,“那就是說安瀾皇族內部的齷齪暴發了吧?”

    玉璇子點頭,“楚合贏說的那個皇族公主楚秀瞳,怕是真的和古皇預言中的‘白袍’在一起了,而且還攪進了江湖道的頂尖強者,浪番云、赤忠信、歷若海,哪一個都是半仙大佬,而且這些人做事狠辣果決,又怎么會想更多的后果?怕是他們背后還有人撐著呢。”

    “會是誰?”

    玉陽子他們并沒有聽楚合贏說過‘白袍’指的是誰。

    那玉璇子掐著手指算了算,“師兄勿擾,很快就會有人上門來尋我們,就算安瀾皇族要復國,也繞不過我們玉虛府,這幾百年來安瀾楚氏已經是玉虛府一份子,這個大因果他們不敢承擔的,那背后之人也知道繞不過我們,必會出面找我們協談此事。”

    玉璣子一拍大腿,“二師兄所言甚是,我玉虛府庇護安瀾楚氏數百年之久,哪怕他們現在有了新靠,也不敢拋下我們,這個因果太大,他們不敢結的。”

    就在這時,殿外有人稟報,“三位長老,云渺宮的譚珺亦到訪……”

    呃?

    云渺宮?

    玉陽子三人不由面面相覷。

    不過玉璇子第一個反應過來,“背后之人怕是那鎮國公陸離了,現在也只有他有這個實力做這件事,再沒有第二個人愿意拿這事去開罪七皇八道。”

    玉陽子也就明白了,“云渺宮想做安瀾古國的國宗?那我們玉虛府算什么?”

    “師兄啊,云渺宮做是它的事,他們這是要拉我們玉虛府下水啊,安瀾萬里邊陲,是與妖魔道接壤的最前沿,若我們與云渺宮同為安瀾國宗,豈不是以后成了對抗妖魔道的主力?那鎮國公不懷好意啊,他封印了血海神妖的金仙生魂,現在又想把我們拖進泥坑,此人真真是心有山川之險,胸有城府之深,我們可不能上這個當啊。”

    玉璇子果然是智者,只聽譚珺亦上門,便立即琢磨出了背后隱藏的兇險。

    玉陽子氣的臉一白,“好一個鎮國公!”

    “二位師兄,我們若不想攪這渾水,怕是要讓出對寧瀾古城的隱控之勢了,這如何是好?”

    “問題是人間事,仙界插不上什么手,那些仙人們誰想管下面的破事?我們上去了也不想再搭理這邊呢,就是眼下怎么衡量得與失吧,三界執法司即便下來也是針對陸離一個人,不會涉及其它,那陸離明顯安排了浪番云等人與云渺宮為后手,他怕是要逃了呢。”

    玉璇子繼續推測,在見譚珺亦之前,他們必須得拿出個應對之法來,得失利益先要衡量清楚了。

    玉陽子氣的一捶桌案,“姓陸的好算計啊,豈能叫他們如愿?把我們玉虛府頂到前面去和妖魔道殺戮?”

    老三玉璣子道:“師兄,我們的人不往前去,他們總不能來拉我們吧?陽奉陰違唄,這安瀾古城的利益豈能放手?那可是大損失啊。”

    玉陽子沒好氣的看了眼這個自作聰明的老三。

    那玉璇子苦笑道:“老三,你想多了,那鎮國公是什么作派?百萬妖魔尸骸我們撈到半根了嗎?你以為我們頂個安瀾國國宗的虛名就能分到利益?還不是誰上陣誰拿實惠嗎?你不出力就想分潤些妖魔尸骸?你覺得浪番云會不會白給你呢?”

    玉璣子頓時啞口無言了。

    “老二,你的意思呢?”玉陽子還是更信任玉璇子。

    “師兄,我們這次算是被姓陸的算計了,他怕是吃準我們不會放棄安瀾古城的利益呢,實際上誰又能放棄?八道哪一宗能放棄?只不過安瀾復國這里就再不是八道說了算的地兒了,諸多的收益要歸安瀾國庫,光是稅賦一項就有多少?我們和云渺宮一起做為安瀾國宗,還能拿一些啊,把其它數宗驅離出來,怕是收益比現在要大的多啊,如今是七皇八道十五家在瓜分安瀾的利益,如果只剩下安瀾和云渺以及我們呢?最多加上浪番云他們,這比以前少了太多瓜分利益的勢力,從這方面說是好事啊,不過因為這件事得罪諸宗也是沒辦法的,畢竟八道盟也不是個擺設,必然要扯皮一番,但是七皇廷中的六廷怕是要被擠出去了。”

    “哦……”玉陽子的臉色立即緩和下來,確實如此。

    他轉首對殿外道:“請譚道友入內。”

    ……

    ……

    譚珺亦現在自然是向著陸離的,這次過來就是替陸離充當說客的,自覺得都比前的身份提高了不少。

    畢竟以前是有求于玉虛府玉陽子他們,姿態多少都有些低的,但是今日卻有了揚眉吐氣的感受呢。

    “……鎮國公的意思是,安瀾皇族內部的齷齪,讓他們自己去解決,希望玉陽子等三位道友不要攪入渾水,那秀瞳公主已經是鎮國公的人,下一代安瀾國主就會是鎮國公和秀瞳公主的子嗣,浪番云等人新立的‘萬世驚仙道’亦聘請鎮國公為名譽大長老,還有南嶺天刀宋缺為大長老,還有一些人,一半日,三位自知,國公會請幾位過府共議安瀾復國大計,畢竟這數百年來安瀾楚氏一直托庇于玉虛府,沒有道理在這個節骨眼兒上不向玉虛府通氣……”

    通氣?

    你們讓浪番云殺楚合贏時跟我們通氣了嗎?

    但是這個話現在不能說了,玉陽子也只是在心里說說,真講出來就是要和鎮國公破臉要說法了,以鎮國公現在的威勢又豈會怕玉虛府?說到底人世間的事還要人世間的人來解決,長生八道的仙宗都插不上手。

    那些上了天的仙人們真沒幾個還管人世間螻蟻是死是活的,你死了或給人欺負了,那是你無能,事事都求上界宗門給你做主?要你何用?你是廢物啊?

    玉陽子他們也不想把這樣的印象給了上面,所以他們能扛下的都要扛,扛不下的也要去硬扛。

    此時聽譚珺亦一講,居然連陲西南嶺的天刀宋缺都和他們攪在一起,不由更是一驚,幾年前宋缺與寧道奇一戰之后,如今雙雙觸摸仙門,是當世無敵般的存在,誰都不想惹這樣的人物,何況南嶺宋氏一家獨大,宋閥儼然把南嶺圈成了宋國,宋閥精兵都有幾十萬,豈容小覷?

    齊太宗李二幾番拉攏天刀宋缺都未成行,結果宋缺不聲不響就成了鎮國公的支持者,說到底還是看重鎮國公敢封印金仙生魂的膽魄及手段,亦是想從鎮國公這里得到平穩入仙的法門,這一點誰的心里也清楚。

    聽聽,還有一些人呢,一半日才讓你們知道是誰?

    玉陽子三個人都有點懵了,鎮國公這后手藏了多少?此人神跡般的崛起,真是無跡可尋,怎么就如此幸運?

    就怕還有些人也都不是比天刀宋缺差的吧?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玉陽子都沒了底氣,憑玉虛府在人間的四尊半仙大佬真的對抗不了這個鎮國公。

    “安瀾復國,此事我們玉虛府愿附鎮國公驥尾,東觀之事既然是安瀾皇族內部事務,我等也不好說什么。”玉陽子這是認了,被陰也沒辦法,能保利益不失即可。

    如今再說什么也沒意義了,想要更大的利益就只能支持鎮國公,把除了大魏之外的其它六皇廷趕出安瀾。

    一句話,形勢比人強啊。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预测大师 云南时时彩接口 2020年年香港今晚开奖结果 优质股票分析方法 江苏11选5开一定牛遗漏 短线股票推荐中承 江苏十一选五体彩 上海快3开奖l结果爱彩乐 13258期全国联网排列5 宁夏11选5的台子推荐一个 甘肃快三计划网页 陕西快乐10分胆拖奖金对照表 基本股票日k线图 安徽快三和值走势图表 辽宁11选五每天开奖多少期 A股配资 366网上百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