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3章 斬肢奪海

    所有人都以為陸離吃錯了藥時。

    陸離一手攙扶起父親陸衡,一只手就指了指當堂而立的陸慎,“你、跪下來說話……”

    轟!

    廳堂又炸了。

    什么?

    八庶叫陸慎跪下來說話?他是不是傻了啊?剛才沒聽見陸慎說已是先天秘境二階‘凝元’修為?

    陸慎殺機暴涌,大吼一聲,“你找死,劍來!”

    嗖。

    陸慎背后的劍驀然出鞘升空,殺氣頓時彌漫全廳。

    “你跪低了好好說話,我看父親的臉面,暫不殺你,別咋咋唬唬的,你修不修成‘凝元境’在我眼里也是一陀狗屎,跪!”

    最后一個‘跪’字猛然吼出,聲如九天狂雷猛震,廳堂落塵陣陣。

    陸慎那柄剛剛升入虛空的劍就啪的一聲炸成了齏粉,同時,他本人遙生感應,經脈中元氣逆竄,直襲心脈,他猛的用盡全力強壓下去,但逆血直沖咽喉而出,腿一軟就對著陸離跪了下來,滿臉都是驚恐和不信,惶惑和羞憤。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啊?

    此時此刻,一聲霹靂怒吼之后形勢逆轉,叫滿堂中人都無法接受,她們都癡癡呆呆盯著跪在地上嘴里溢血的陸慎。

    誰給說說,這、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此刻,所有的人都懵逼了。

    “晴兒,入來,替我扶著二老爺……”陸離淡淡開聲。

    “是,八爺。”

    只有驚喜的不知所措的晴兒一臉喜悅之淚的跑進來,替八爺攙扶住了二老爺陸衡。

    堂門外廊的侍婢們嚇的坐倒在地上有一堆。

    二太太也一屁股坐地上了,榻上的老太太也終于溢出一口逆血,脖頸就一個勁兒的抽搐顫抖,好象抽了老年風似的。

    陸寶更嚇的要鉆進老太太腋下去,人更哆嗦著尿了一褲子。

    榻邊扶著老太太的鴛兒臉色慘白,腿一直在抖。

    剛才哭嗥的最亮的大少夫人陸袁氏也嚇的噤了聲,望著陸離如同見了鬼一般,人都躲到她婆婆二太太屁股后面去了。

    只有一個人驚則驚矣,但還撐得住氣,就是表小姐凌素素。

    任誰也想不到,閉關三年一出來的大少陸慎,會被八庶一聲吼的跪地吐血,才祭出的法劍被一聲吼碎,這完全顛覆了他們的認知。

    尤其陸慎自己更以為撞上了鬼,自己進窺二階‘凝元境’,就是要出來一鳴驚世的,在楚州都將有自己的一席之地,更別說在陸氏一族了,可萬萬沒有想到,出師未榮身先衰,被自己最最最看不起的‘八庶’陸離吼的劍碎脈崩吐血跪地。

    此時,在一堂人驚呆的目光中,陸離步至跪著的陸慎身前。

    “把你剛才說的那句話,再說一遍,是誰要從棺材里爬出來?我沒聽清……”

    陸離淡淡言,眼神中卻彌漫著冰寒徹骨的殺機。

    可是陸慎膽都要嚇破了,二階凝元境在這八庶面前不堪一吼,叫他如何把剛才的話重述一遍?

    “你、你有種就弒兄,你辱我生母在前,你不承認嗎?”陸慎色厲內荏的爭辯。

    “滿堂這么多人,都聽到我說的話了,我只是在說她主事不正,你可以問問在場的人,我何曾辱罵她一句‘賤婢’?”

    “她畢竟是正室嫡夫人,輪得到你來指摘嗎?上面有老太太,再上面有祖祠列祖列宗,而你,只是個小輩。”陸慎橫了心,哪怕他真的很怕死,但他總要辯一辯這個理的。

    陸離微微點頭,“你這話說的沒錯,上面是有老太太還有族長老會,可問題這些人視之無睹,老太太我就不說了,我被這般苛待多年,我不信她不知道,我指望她替我說句公道話?我命不長是等不到的,至于族長老會的人,人家誰愛管你嫡脈這支的事?哪個不是捧高踩低?關于我八庶的事,早傳遍全族了吧?這么多年了,你見哪個長老替我說過半句公道話?我每月領10枚丹資,你也知道吧?你還是長兄啊,你可曾替我說過哪怕半句的公道話?老二的婢子每月都領50枚丹,以奴勝主的配資是陸氏這樣名門的禮法成規?你們是不是以為躺在九泉之下的列祖列宗什么也看不到?我對二太太的問話錯在哪里?這個世道的禮法要是只欺負我這樣的人,我不介意敲碎它,縱然殺它個血流飄櫓,殺它個地覆天翻也義無反顧,腐朽的陋俗成規就是用來打破的,明白不?不破不立,好過叫你們拿著陋法腐規欺壓良善,還敗壞陸氏祖上英名,你知不知道你和那個主家不正的太太都要受到族法的嚴厲懲誡?”

    “哼,自有族法懲誡我,也輪不到你……啊……”

    啪!

    一個極其響亮耳刮子就抽在陸慎臉上,抽的他當場就飛出四顆門牙,半張臉立時腫漲。

    陸離抽其一大巴掌,又道:“再來說說你對生父的態度,你眼里還有你那個老父親?你是不是覺得你修成先天秘境就可以騎到你父親頭上拉屎了?你還是人子嗎?逆辱生父、畜生不如的東西,你也配與我講禮法?”

    啪!

    又一記耳刮抽在陸慎另一邊臉上,又五六顆牙飛出來。

    “畜生,我和你拼了……”二太太驀然飛身而起,五指箕張就朝幾步外的陸離猛襲而至。

    卻見陸離抬手一指,一縷元氣沖出,就將二太太撞的萎頓在地,“二太太,你省省吧,自有族規家法等著你,我不沾你的因果,你兒子要是不出來,今天的事早就結束了,我真的不想和你們這些有眼無心的腌臜骯臟之輩居于同一屋檐之下,我怕臟了我的心,你卻叫出你兒子來耀武揚威,狗屁不是的凝元修為也敢我面前張牙舞爪?我早就凝元巔峰了,還是窩在那個小院子里低調做人,真比不上你們母子倆的囂張跋扈,老太太不愿意睜開眼看這些事實,我不怨她,我就當她老的糊涂了,畢竟老太太是我父親的生母,我也只能裝個瞎子當什么也看不見好了,可是你們糾集一起要整死我,是不是我也乖乖受著?那也得你們有那個能耐,就二太太你兒子這種腌臜身手,我隨便能捏死一大把,他不夠讓我陸離受這份氣的,你懂了不?

    二太太噗噗的連吐了兩口血,驚懼氣怒交集所致,倒不是陸離一指點傷了她。

    這時,老太太也是一臉死灰,嘴角的血跡殷然,她一張老臉也被全剝干凈了,她萬萬沒有想到‘八庶’居然隱藏著驚世的修為。

    廳內一片死寂。

    “陸慎,你辱我九泉之下的生母,你沒有機會進祖祠受懲誡了,辱我生母者,死!”

    陸離揚起了手掌……

    就在這時,陸衡還是出聲了,“離兒,且聽為父一言……”他身與手俱抖,今日的這場事可謂起伏跌蕩,驚心動魄,怎么也料不到自己的八子陸離居然悄悄隱藏著這么奇絕嚇人的修為境界,可他還低聲下氣的窩在那個小院子里……心中頓覺歉疚難當。

    陸離收了手掌,轉回身對父親陸衡躬身做禮,“父親,但言無妨。”

    “兒啊,不論如何,他、他都是你骨血至親兄長,為父這心里難受啊,只求我兒能留他一命……為父給你跪下了……”

    陸衡腿一軟就要跪下。

    “父親不可……”陸離閃身過來,將陸衡挽住,沒叫他跪下,“父親欲置兒于何地?怎敢屈膝?他不過是一只螻蟻,孩兒饒就饒他一命便是,只是父親,我饒他命可,但此等不敬父尊,心無孝義之輩,當廢功斬其四肢。”

    話聲未落,一道實質元氣驀然掠起,在陸慎的慘嗥聲中,雙臂齊肘而飛,雙腿齊膝而斷,而飛起的四腳在廳堂中就被那縷元氣在瞬間絞成了齏粉碎屑,散了一地的血糜碎雨,同時那道元氣穿透陸慎氣海而過,帶走了他二階凝元境全部修為,這是殘酷的‘奪海’。

    奪海比散功更殘忍,被奪去的元海將給別人做嫁衣,能煉成一枚‘先天凝元丹’,叫一位后天武道境直升先天二階凝元境,前提是將這枚‘先天凝元丹’全部融合入體并完全的煉化,這個過程也不容易完成的。

    那陸慎衰叫一聲,當場撲地,暈厥過去,雖留了他一命,但他這樣活著絕對是生不如死。

    陸離無所謂的,答應父親留他一命做到了,還要怎么樣?

    此時陸衡也是看出來了,老八其實比長子陸慎更狠,只是他心中還有父尊在,不比那個畜生一朝得勢,就要騎爹頭上來拉屎,能是這個結果也罷,總比當場弒戮了好,畢竟命還在,哪怕生不如死……大約這就是他要受的果報吧?

    隨著陸慎當場暈厥的還有二太太和他夫人陸袁氏,她們的大靠都成這般了,她們還指望什么呢?

    倒是老太太沒有暈過去,當陸慎被吼跪時,她就知道會是這么個下場了,此刻她也有些醒悟過來,老眼淚垂,痛心疾首的道:“是我老婆子的錯,都是我的錯……我、我這些年都造了什么孽啊……噗。”又一口血涌上來,老太太也暈過去了。

    “母親,”陸衡忙撲過去,將老母親挽在手臂中,“離兒,這、這、這如何是好……”

    “父親莫憂,老太太無虞,只是悔恨交集,怨氣攻心,父親你為老太太推宮通脈便可,”陸離可不待見這老太太,她心眼兒偏的厲害呢,但看父親一臉驚慌色也于心不忍,才點出老太太沒事,這老太太在這裝呢,她更心疼她自己,別人的死活她未必上心。

    常言道,情深不壽,慧極必傷,象老太太這么高壽的,心里還念誰的多少情份啊?素日里裝的慈眉善目,狠起心來比誰都狠,剛才看出陸慎要殺陸離時,就叫陸慎先送他父親離開,老太太心里什么不清楚啊?

    其實陸離不想和一個老太太計較罷了,橫豎有父親的臉面在,不能叫他做難。

    陸衡這才點點頭,將老太太讓鴛兒扶住,對陸離道:“家蒙不幸啊,我兒日后要振興陸氏,為父就將這族長……”

    “父親,我無意接手族長,蠅營狗茍的腌臜事太多,待父親修成至偽仙境后也放了手吧,各人自有各人的福緣,誰也幫不了誰太多的,人不能靠誰扶著走一世,總要靠自己的,”陸離念動之間,就將奪了陸慎元海的那團精氣瞬間凝練成一丹,隨手就拍進了父親的背心去,陸衡身軀猛地一振。

    “離兒,你這是……”

    “父親,這等逆父畜生其實死不足惜,你又何必在意,這丹就當他回報父恩吧,父親你勤加修練,慢慢煉化,不日便可晉升先天秘境,完全煉化后可達至二階凝元境,孩兒過些日再煉幾丹助父親成道,羽化登升也未必沒可能,陸氏或許還需要父親你,但并不需要我了,孩兒出府之意不改,天地廣闊,任兒嘯傲縱橫,父親莫以為念……”

    陸離恭恭敬敬的對父親說話。

    堂門趕來的幾個庶兄怔怔看著,其實陸離有給他們做榜樣的意思,不管你修為多高,在父親面前你仍只是個‘兒子’。

    陸衡哪能不明白,熱淚滾滾而下,“為父甚慰,甚慰之,我兒即使出府,仍須入我陸族擔任長老,可否?”

    “謹遵父親之命。”

    “好好……”陸衡不由大喜,慘淡的心境好了許多,二太太是不適合主家了,論罪進了祖祠怕都不得好,如此,不若休之,打發她回娘家去吧,否則祖祠論罪之后她焉有臉面存世?還不是個自盡以謝的慘淡收場?夫妻一場,休了,她還能保條命在。

    “父親,家里事孩兒不想摻乎了,先告退……”

    “且慢,為父還有一事,你身邊只一個晴兒,怕是伺候不過來,你要哪個,直管對為父講來……”陸衡此時底氣十足了,平日里有老太太和太太在,他能主的了事不多,哪怕是涉及到族務的,也是老太太在發號施令,經過今日一事,怕老太太不會再干涉更多了。

    陸離心中就一動,父親這么說了,總得給父親一個面子啊,那就叫老太太再心疼心疼吧。

    此時堂里堂外,好多目光都盯著陸離了,八庶一朝崛起是鐵板上釘的事實了,誰不盼著入八爺的屋子?以前那些從八爺屋里哭著喊著出去的丫鬟侍婢,這時候都悔青了腸子,世事難料啊,誰曾想會是這般一個變化?

    就聽陸離道:“父親,那就把鴛兒姐給了孩兒吧。”

    陸秀鴛聞言腿一軟差點坐上去,倒不是嚇的,而是喜歡的,這簡直是個大驚喜啊。

    其實陸離要鴛兒過來是有其它想法的,自己的晴兒是個大咧咧的性子,心直口快性子剛烈,得罪人的事找她行,管個內務什么的她就真做不了,沒那個耐性,也沒那心計,但是鴛兒就非常合適做這事,她在老太太身邊就替老太太掌財管庫呢,手里權大的很。

    可是手里權再大,也不及一個好男人來的更舒心順意,稍上點心侍候就能得個妾位,跟著老太太能落什么好?萬一老太太哪天去了呢?那誰看你臉子?而當家太太第一個要清除的就是你吧?

    陸秀鴛驚喜交集,不敢在面上顯露,只是朝陸離襝衽做禮,螓首也垂著不敢看他,這時不知多少侍婢都要羨慕死鴛兒呢。

    聽兒子要鴛兒,陸衡也沒有猶豫,心忖,我兒就是聰明,這是給老太太下臺階啊,我兒至孝,好孩子啊。

    “成,為父準了,這事為父和你祖母講吧,鴛兒,你就跟著老八去吧,要好生服侍著。”

    “是,奴婢謹遵老爺之命。”這就跟著去啊,太好了,鴛兒趕緊給老爺回話。

    陸衡一捋短須,“嗯,你們先去吧,家里的事,為父處置……”

    “如此,孩兒告退。”陸離就領著晴兒、鴛兒走了。

    一場鬧劇雖然落幕,但太多的內容需要陸府上下去消化和接受呢。

    ps:兄弟們給張推薦票支持一下新書!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预测大师 2019开奖结果 开奖记录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57期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4五 重庆快乐十分软件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 贵州快3跨度开奖l结果 美国股票指数纳斯达克 广东快乐10分走势图软件 天津快乐10分基本走试图 热门股票推荐 网赌那个平台靠谱 湖北11选5精准任5预测 太阳纸业股票行情 二分时时彩在线免费计划 3d胆码拖码怎么中奖 山西体育彩票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