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這里清湯寡水那孽障幾個還拿燒雞喂狗

    第四百三十三章這里清湯寡水那孽障幾個還拿燒雞喂狗

    皇城內!戶部!

    倉部司今日可是熱鬧非凡,盧繼善知道今日的情況必定是人山人海,生怕出現紕漏之處,弄亂了賬本數目,提前就把家里的各大賬房先生,召集起來,今日全部帶來了倉部司里。

    另外皇帝陛下還不放心,又派了皇后殿下手里會記賬的過來做幫手,其實盧繼善心里清楚,皇帝陛下是派人來監督的,最后總賬的,干活的還得是倉部司本部的人馬,和自己帶來的那些賬房先生了。

    上午不到巳時,皇城門口就來了幾百家的車馬,帶著少許銀錢絹帛,過來排隊,盧繼善按照李鈺傳授的,先給大家排隊,每家發一個寫著數字的牌號,折騰完畢才開始一家一家進來。

    在倉部司里的大院里,放好了六個八仙桌,其中三張桌子,是收錢登記造冊的,另外三張桌子,是復核審查對賬的,一切井然有序,所收銀錢當場清算明白,交給朝廷里派來收錢的那些人,暫且全部收著。

    盧繼善帶著三四個吏員,跑前跑后的四處查看,一路和相識得,不相識的都熱情的打著招呼,再次回到倉部司的二進院里,盧繼總算坐下休息片刻,忙著問旁邊的人

    “打發走幾家大戶了?又收了多少銀錢進來?”

    “回郎中的話,已經收了一百三十六家的銀錢絹帛,每家拉走三十斗五糧液,又再十五斗仙人醉。

    五糧液都是暫且按照五千七百錢一斗收取的銀錢,仙人醉也暫且按照”二十七貫的數目發放下去。

    所賣五糧液一共收取銀錢兩萬三千兩百五十六貫,仙人醉一共進錢四萬六千九百二十貫,兩種收入一共七萬多貫銀錢絹帛。

    等規定售賣期限過后,各大門戶再來報數,哪一家拉去了何處售賣,再按照朝廷里工部的記錄,兩百里外另外退錢一斗七十之數。”

    盧繼善聽著下頭人報上來的數目,心里震驚不已,盡管他知道今日嘗試售賣的數目很大,可是也沒想到不到半數以上的大戶就已經湊出來七萬多貫,看來這次朝廷能分走的足夠陛下解開燃眉之急了吧……

    盧繼善不動聲色的問道

    “還有大半數都在等待排隊,若是全部領完,還需要多久結束?”

    啟稟郎中,下官覺得今日恐怕不能全部領完的,若是今日全部結束,恐怕得到半夜去了,到時候宵禁開始了,恐怕那些拉酒的都回不去家里,要住在皇城門外的大街上了。”

    盧繼善沉思了片刻方才開口

    “這樣,你們去通知大家,就說今日倉部司就是弄到半夜也叫所有人家把酒領回去,宵禁的事兒,我現在即刻進宮里,去找陛下解決麻煩就是。”

    “下官遵命這就去傳話。”

    盧繼善打發走下屬官員,稍坐了片刻,吃過一碗清水濕潤了嗓子,起身就走,一路過關來到上書房里打聽,陛下正在皇后處,于是又來到皇后殿下的寢宮門外求見。

    不多時得到內侍出來傳命,準許覲見,盧繼善提起衣衫的一角,匆忙進去皇后殿下的正宮里,看到皇帝陛下正在和皇后殿下有說有笑,盧繼善低頭參見

    “臣拜見皇帝陛下,恭請金安,拜見皇后殿下,敬請福安。”

    李世民笑呵呵的回應

    “愛卿免禮請起。”

    長孫皇后也微笑著說道

    “郎中免禮請起。”

    “謝陛下,謝殿下。”

    李世民隨口問道

    “今日你的倉部司里應該是熱火朝天的,愛卿想必也是忙碌至極,因為何時來到我這里,可是出了什么問題?”

    “啟稟陛下,無有任何不對的地方,只因來的大戶太多,還要查對各家大戶的銀錢絹帛數目,太過繁瑣,這會已經申時快半了,才只弄好一百多家。

    還有大半數的大戶,沒有領取到白酒庫存,在繼續排隊中,下頭的官員稟報上來,若是全部結束恐怕到半夜了!

    擔心拉酒的人馬宵禁后無法回家,主張明日繼續,臣想著那些大戶今日興沖沖的拉著銀錢過來,若是今日得不到美酒,恐怕也不太好看。

    是以臣交代下去,今夜必須把所有來領酒的大戶,都給安排妥當,所帶來的銀錢絹帛就不用再拉回去一次,所以就想來稟報陛下,求陛下給想個萬全之策應對。”

    李世民今天坐在書房里都無心看奏本,只一心惦記著那銀錢的事情,想好了只要銀錢進庫,明天就立馬把所得銀錢全部派發下去給天下各縣,能發幾個縣就是幾個縣。

    所以沒有心情處理別的事情,就來到皇后處兩人說著閑話,耐心等待倉部司里的結果,這會兒因為宵禁的事情就要拖到明天,他可是一會兒都不愿停留的,立馬開口安排

    “愛卿莫要擔憂,此事我會安排妥當,今夜的宵禁所有去倉部司拉酒的人馬,皆可通行,不受宵禁限制,愛卿可以放心去了,

    對了,不知愛卿這會處置了多少,又得錢幾許,說來聽聽我也好心里有個大概的數目。”

    “遵旨,這會已經領走白酒的大戶差不多一百三四十家,得錢七萬多不到八萬之數。”

    李世民聽了這個數非常開心,一臉笑容的說道

    “好好好,我就不留愛卿了,倉部司里還一堆事情呢,愛卿自去,那個往來的銀錢數目,愛卿可要仔細再仔細,可別錯了哪里。

    還有,大戶們的銀錢絹帛,也要仔細核對,多耽誤一會兒不打緊的,只要一切清楚明白就好。”

    “遵旨,陛下放心,皇后殿下派去的好手負責最后一關對賬,臣家里拉來的那些算賬能手,負責第二道關口,

    倉部司里的原班人馬,負責第一關登記造冊和接收銀錢,此三關各自核對,所有數目全部對準為止,絕不叫出了一處差錯,也不會少了一貫銀錢。”

    李世民聽著盧繼善安排三道關,查對賬目,不禁喝彩出聲

    “好!真是好手段,愛卿果然安排的明明白白,我就知道選擇愛卿去坐鎮倉部司是明智的,愛卿果然不負眾望,愛卿辛苦了,過了今日,明日可在家好好休整一天睡個安生覺,明日里愛卿不用再來暑衙了當值了。”

    “遵旨,多謝陛下掛念,臣感激不盡,我倉部司里人滿為患,臣不敢耽誤,這就請退了。”

    “準。”

    “臣告退。”

    看著盧繼善退出去,李世民站起身來,搓著雙手來回走動,嘴里嘀咕著

    “盧愛卿方才所說還有多半數沒有弄完,那么已經進來七萬多了,若是全部弄完,差不多應該得錢二十萬了,朝廷拿走一半份子,得有十萬貫上下,確實不少了,但是如今四處要錢的情況下,這點錢數還是杯水車薪納。

    唉……還是太少了些,若是這些都給我還能解決一點小麻煩,能多頂幾天,才能盡量撐到那個拍賣大會開始,若不然還是不敢上朝的局面呀……”

    長孫皇后和自己的夫君十幾年夫妻,當然知道夫君惦記的是什么,等皇帝又兜了一圈回來,就及時出聲提醒

    “啟稟陛下,去年參與進來的那些重臣都是新貴,且又是陛下您的心腹重臣,家里又多是不太寬裕的,

    這次嘗試售賣白酒,雖然所得銀錢不多,可多少也能分得一些回去,墊吧墊吧日子,何況都在準備著重啟絲綢之路的買賣,正在往上頭安排銀錢事務,差不多都是捉襟見肘,陛下可不敢動用這次那些重臣的份子錢,免得寒了臣子們的忠心納陛下。”

    李世民長嘆一口氣又回到長孫皇后身邊坐下,無奈的說道

    “是啊,觀音婢你說的很對,那些新貴,家底什么樣子我也清楚明白,去年拿出來的二十萬貫,都是我這些年賞賜他們的底子,他們都不是豪門大戶,也不是世家門閥,又沒有什么沉淀,便是去年那一次份子,差不多也把那些重臣們,擠兌的不剩下幾個了,這會兒都等著分錢呢,咱們只能忍忍了,確實不能傷了他們的心去,唉……

    哎呀觀音婢,咱們都忘記了還有那孽障的份子錢在里頭呢,他一個孩子家的要這許多銀錢作甚?

    他藍田的庫房里頭,還放著許多銀錢沒動呢,他不缺錢的,張口就是七貫的利頭賞賜出去,哼!敗家子兒一個,這次他那份就不給他了,算作他出手闊卓的懲罰,不知柴米貴的孽障……”

    長孫皇后聽得皇帝把那孽障的這次利頭扣下做懲罰,這罪名也是夠嗆了,真真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拿絲巾掩著嘴笑道

    “陛下這次扣了他的份子錢,雖說對他來說不當個事的,不過妾身估摸著那孽障要難過的至少吃不下飯兩頓,況且去年他弄那些銀錢回去,今年也確實花了不少換的谷子釀酒,并沒有全部藏起來的,請陛下明鑒。”

    “買谷子?他買谷子能花幾個錢,我也不是不會算賬,就他那釀酒的谷子,拉回去一次能用好久,可以出很多的烈酒。

    所以觀音婢你別聽他哭窮,且用不了幾天,白酒嘗試售賣結束,那些大戶嘗到了甜頭,不參與的,往后濁酒都沒人要了,做什么買賣?

    參與進來的得了甜頭,豈不是又要等著讓他來宰一刀,就像去年幾十家重臣搶著給他送錢一樣,

    你等著吧觀音婢,十天不到,他個孽障又要弄許多銀錢回去,去年的事情又要再演一次,只不過這次換成了世家門閥與豪門大戶,來搶著給他送錢,和去年一樣換湯不換藥。

    我估摸著,這次他又要弄個幾百萬貫的,至少比去年拉回去得那些,還要多出兩倍上下,他要這些錢做什么,又沒地方花,肯定又是賞賜這個,賞賜那個顯擺的不行,純屬敗家玩意兒!”

    李世民缺缺的,那恨不得賣房子拆屋子,想起李鈺那孟嘗君的名頭,就總是恨鐵不成鋼,沒有一次是痛快的。

    “陛下有所不知,前日那孽障給我來的書信里,還說最近谷子又漲價了些許,他如今買一次谷子就要多花許多出去,他那莊子的修造,又是到處用錢的局面,也是弄的他不好招架。”

    李世民立馬一副你又上當了的表情出來,歪著身子說話

    “觀音婢你怎么能信他那些話,他那嘴巴就跟個屁股一樣,隨口就是胡說八道,總把他自己說的可憐兮兮,下一頓好像就要斷頓一樣,這話你都敢信?

    他也就是在你這里裝窮叫苦,他就是知道你心善,偏偏吃他那一套,所以每每有事就愁眉苦臉的來你跟前,又是這里不對,又是那里不好,

    他怎么不來找我說,我壓根兒就不吃他那一套,他就算舌綻蓮花,我都一句不當回事兒,你以后可別聽他叫苦,他那日子過得,你都沒見過多奢華?

    昨晚我去叔寶家里閑逛了一趟,想著去看看麗質這兩天吃喝是否如常,結果你猜怎么著,那孽障,和麗質,還有叔寶家的小懷道,就他們三個人,弄了一滿桌子的炒菜,還上了兩個燒雞,你說他們能把一桌子吃完?

    還有你那閨女,一個雞腿沒吃幾口,順手就扔給了她腳邊的一個黑狗崽子,你去看看,那兩只狗崽子吃的渾身滾圓,比多少窮人百姓吃的都好許多?

    麗質吃的油光滿面,生怕我帶她回宮,嚇得都不敢和我多說話,拼命的往那孽障懷里鉆,你看看,好好的女兒,才去幾天,就學的如此這般浪費,

    宮里還兩個月沒發例子錢呢,都緊張的清湯寡水的,你那女兒自己個兒就吃一只整雞,一半兒都喂了她那黑狗崽兒,這叫什么事啊你說這……”

    長孫皇后強自忍耐著劇烈的笑意,抿著嘴回應

    “陛下且不要氣壞了身子,龍體要緊,孩子們的事情,陛下何必去多管,不就是吃些東西的事嗎?

    孩子們都小,貪吃一些又不是大事兒,再說那孽障不是也給陛下包了七只大雞拿回來了嗎,且還個頂個的都是大頭貨……”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预测大师 三一重工股票诊断 3月27上证指数 河北快三走势图统计表 皇家平台app下载 最新时时彩软件 股票推荐及理由 有广西十一选五彩票平台 彩票注册送38福彩 云南快乐10分前三组多少钱 余姚配资炒股 澳门快三走势图怎么破解 北京pk10一码独胆技巧 平阳股票配资 天津十一选五手机版 百度江西多乐彩开奖 广东11选五预测专家推荐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