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她沒認錯

    君玥兒卻彎彎鼓起嘴角,搖頭,眼角那抹瀅色未曾落下。

    她難挨,可她現在卻不想哭,她確實不是花靈玥,可花靈玥卻是她,而且她也不想再去做萬年前那個沖動又愚蠢的君玥神上。

    “小白,我沒事,早已習慣了,既然沒有辦法,不說我了,跟我說說你吧!以登徒子他那臭脾氣,當日他帶走你,肯定不會輕易饒過你的。”

    既然目前沒有去往封界的辦法,那她的事也沒必要讓白堯跟著一起憂心,白堯為她做的已經夠多了,有些事,只能她自己處理。

    “笨蛋,你問小爺…”

    君玥兒既然不愿多說,白堯也就再沒多問,他們既已經再見了,那他以后有的是時間知道笨蛋和魔帝之間的事,沒必要急于這一時。

    “小爺可是差點就和笨蛋你陰陽相隔了。”

    說到了自己,白堯便想到了那時他命懸一線,就是一陣心悸。

    “不對,不是陰陽相隔,而是小爺差點就變成了下一個黎千行。”

    白堯將他身上的事告訴君玥兒,一點沒有打算給魔帝遮掩一二,因為那本來就是事實。

    君玥兒倏然緊促了心門。

    眸底一抹痛色。

    登徒子差點殺了白堯,那當時他該是有多恨她,恨她不信。

    “笨蛋,小爺這不是沒事兒,而且魔帝或許也只是想嚇嚇小爺,畢竟他有多在乎笨蛋。”

    君玥兒這般反應,白堯以為是他的事嚇到了君玥兒,趕忙一句。

    “我沒事。”

    君玥兒搖頭,壓下心底的難挨,彎鼓唇角。

    “你接著說。”

    白堯抿壓一下唇角,見君玥兒真的沒事,繼續說了。

    他被魔帝扔回去妖界,他心里掛念笨蛋,當時紹霞峰發生那樣的事,也不知笨蛋和魔帝最后到底怎么樣,他便沒忍住的又去了血魔池。

    結果大魔頭已經不在了,他沒個能問之人,剛準備回去,回去找他父王,讓他想想辦法,看能不能知道笨蛋的情況,結果他還沒走出血魔池,突兀的被血魔池給拽進去。

    他以為他定必死無疑,可誰知他居然又來了滄玥大陸,落在了蓬萊仙島上,被暮家二公子所救。

    蓬萊仙島與世隔絕,沒有人帶路,他自己一人根本走不出去,可他想出去找笨蛋,所以不管不顧的亂走,卻無意破壞了蓬萊仙島的護島結界,一直找尋公子的暮家人感知到了,暮家避世的老祖宗便尋來了蓬萊仙島。

    因玉家老祖宗私自帶走公子,那兩個都已活了不知多久的老頑固竟然一言不合就大戰,將蓬萊仙島的護島結界震裂,若不是公子最后出手阻止,估計蓬萊仙島現在差不多被毀了。

    因為他,暴露了公子的行蹤,玉家老祖宗當時氣的就要解決他,拿他去給他研制的毒藥做實驗,是公子說他一人過于無聊,留一個說話的小妖也不錯,他才沒被拿去給實驗。

    “暮二公子?”君玥兒想起了昨夜她誤認錯的那個人,當時她怎么會覺得他是登徒子呢!

    “嗯,是暮二公子救了我,公子他人很好,他從出生就被玉家老祖宗抱走,從沒離開過蓬萊仙島,他很好奇外面的世界是怎么樣的,我誤入蓬萊仙島后,跟他說了好多外面的事…”

    說起暮二公子這人,白堯竟沉穩了許多,這讓君玥兒有些驚訝,又想到昨夜那暮二公子的那兩話語,清透亮色,很是透亮的聲音。

    就似飄絮清風,清澈溪水,聽聲知其人,有著那樣聲音的人,他的心一定很是透亮。

    兩人的聊天,時間過去的很快,馬上到了午時,暮家兩兄弟還是沒有找到暮二公子。

    此次暮大公子前來滄玥仙派,也是為了與倉旭他們商討三月之期之約這事,找不到暮二公子,暮卿玉準備直接去滄玥仙派。

    暮二公子既然是代表玉家前來,而且已經抵達了桃涯城,那他應該會去滄玥仙派,那他們去滄玥仙派等,總會讓他答應去找丹谷子的。

    而出于昨夜暮卿陌那一瞬異常的快速回話,暮卿玉想讓暮卿陌留下,一來可以繼續找尋暮二公子,二來也能照顧一下星瑤的師妹。

    暮卿玉本來也只是抱著試一試的態度說出的,畢竟君玥兒對于暮卿陌的重要暮家人都知道,他忘記君玥兒,若是日后想起…

    卻不想暮卿陌想都沒想直接拒絕,星瑤少主前來桃涯城,卻沒有與仙雅尊上一同前往,顯然不是要去滄玥仙派,必是只為私事。

    而且她所找之人又是二哥的那護衛白堯,他若是留下,二哥還以為他們是強行一定要把他帶去見丹陽仙尊,那以二哥的性子,說不定他會直接離開,不來滄玥仙派。

    如此理由,暮卿陌說的很有道理,可暮卿玉卻覺得他這三弟好似是在故意躲避君玥兒,可是他又沒有證據,又或許是他多想了。

    既然暮卿陌不想留下,而且三月之期也馬上就要到了,可連瀧城之事到此刻還是沒有一點頭緒,究竟是什么人在針對五大仙門,或許是借此對付他們暮家,此事也不能耽擱,于是兩兄弟告辭君玥兒,前往滄玥仙派。

    兩人剛一離開桃涯城,暮二公子出現了,突兀的出現在玉仙夢居,去送暮家兄弟的君玥兒三人走進來,君玥兒看見暮二公子,倏然頓住腳步,急促了呼吸,眼眶驀然花了。

    那人就站在他住居的那棵桃樹下,一襲月華白袍,只是銀線勾勒出紋理,沒有其他繁瑣的花紋,背對著君玥兒他們,負手后背,飄落的桃花紛紛,有幾瓣調皮的落了他的肩膀上,他仰頭看著樹梢,有一只蝴蝶停留在一朵桃花上,煽動著翅膀飛舞。

    察覺到后背視線,暮二公子轉身,見是昨夜遇見的君玥兒,微微一怔,隨即面具下的眉角一擰。

    雖然有面具遮擋,可白堯察覺了,他知暮二公子不喜人多,尤其是女子,趕忙一語:

    “公子,她就是…”

    話還未落完,君玥兒溘然疾步跑了過去,眼淚控制不住落了下來,卻是在暮二公子猛然后退的反應以及又一句‘姑娘自重’的話語下頓住。

    “為什么?”

    君玥兒吸了鼻子,目光直直落在暮二公子臉上,雖有面具遮擋,可君玥兒認的出來,他是登徒子,她沒有認錯,沒有認錯。

    暮二公子眉宇愈發擰了。

    “我自回去暮家,有很多像你這樣的姑娘,可你是最大膽的一個,但還是請姑娘自重。”

    話落,直接越過君玥兒看向白堯。

    “這桃涯仙居的管制太過于松懈,白堯,你去把掌柜的喚來,請這位姑娘離開此地。”

    明明還是那么清透的聲音,而且很是溫朗清雅,可聽在君玥兒耳中卻似字字如刀刃。

    姑娘?請她離開?

    白堯和星絡早已被君玥兒的反應驚的呆住了,因為能讓君玥兒如此失控的人只有一個。

    白堯驀然回神,還不曾有何舉動,君玥兒又一低語:

    “你是因為我誆騙了你,所以想如此回報我,還是因為你不敢見我,所以如此出現在我面前,你說過你不會離開我,你再不會離開我半步的,為什么?騙子,騙子。”

    淚花模糊了視線,一陣清風拂來,吹落了君玥兒臉上面紗,那絕世嬌色的容顏映入暮二公子眸中,因為哭泣染上了淡淡胭脂色,那雙眸子,淚眼朦朧,含著秋水春波,如此女子,哪怕哭泣,也是驚目耀眼。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预测大师 科林环保股票 期货配资开户 舟山体彩飞鱼开奖直播 重庆快乐十分时时彩 马耳他幸运飞艇是官方开奖 北京快乐8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吉林11选5一定牛网 贵州十一选五的走势图双色球开奖 湖北快3走势图 基本 赢真钱可以提现的游戏 福彩3d直选计划 12月13号的股票分析 北京快3开奖图今日 急速赛车场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现场直播 好的股票融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