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安排

    戴氏瞧著喬云惜嘆氣:“惜兒,你以后在外面覺得心里面委屈,你一定要忍住不哭,你這么一哭,你理直氣壯的氣勢就沒有了。”

    喬云然完全不想說話了,她直接進了房間,戴氏抬眼瞧了瞧大女兒后,她跟喬云惜低聲說:“我瞧你姐姐一年到頭難得掉幾滴眼淚,她的眼淚仿佛都給了你一樣。”

    “噗。”喬云惜忍俊不禁的笑了出來,她趕緊用岶子把臉上擦拭干凈后,低聲說:“娘親,姐姐天生是不喜歡哭的人,她要是能夠把眼淚給我,那我哭的時候,她一定會收了回去的。

    我也想姐姐有這個本事,那我可以少掉許多的眼淚,我哭得也很辛苦。娘親,我不跟你說話了,我這又哭又笑,我也累了。”

    戴氏瞧著兩個女兒前后進了房間。喬柏軒兄弟如今大了起來,戴氏又多分一些心思給兩個女兒,然而兩個女兒瞧著也沒有那么的需要她的關懷了。

    戴氏站在院子里站了會,她這一時竟然有了一些失落起來,只是她想到喬兆拾還在學府用心讀書的時候,她立時振作起來,她要做的事情太多了。

    秋風起秋雨到,喬兆拾用心在功課上面,自有一些收獲,他也關心正在往回走的喬正父子,只是略有些鞭長莫及的感覺。

    喬正父子這一趟回京城,他們往平河城傳過三次書信,喬兆拾仔細的瞧了瞧后,他從字里行間瞧得出來喬正父子的失落不平和委屈,還有后面書信里面透出來的釋懷。

    喬兆拾一直明白喬正對故家的想念之情,特別是分別越久,記憶里面的一些人事也美化了許多,他們這一次過去的時候,便要去直面現實。

    喬正私下里和喬兆拾商量過,他們父子是什么樣的情況,他們就讓族人知道實情,如果族人們能夠寬容接受他們一家人,他們自會把族人當成親人看待。

    喬兆拾當時略略的點頭了,但是還是提醒說:“我記憶里,你們家左右鄰居們的家境都不太行,你們父子回去做大事情,有的方面可以張揚一些,有的方面不如低調再低調保平安。”

    秋天到,喬正父子已經在回來的路上,喬兆拾的心里面有些七上八下,他也要提前做好面對故家故人的準備。

    喬兆拾和同窗們商量過,年后,他們一起出發,他們的心里面還是相信威正鏢局,由喬兆拾和三位同窗先去威正鏢局先去提一提年后行程的安排。

    威正鏢局的管事也歡喜見到喬兆拾一行人,他很是痛快的接下來這一趟的差事,還直接表態說:“我們鏢局一定會給你們最優惠的價格。”

    喬兆拾私下里跟管事說了,他們兩家人要一起同行的事情,管事聽喬兆拾的話后,他一下子想起了一些事情。

    他低聲說:“喬爺,你聽我說幾句大實話,你和你家人多年未曾見面,你有了家人,你變了,他們一樣變了。你不要急急的做下決定,你們一家人可以先去京城瞧一瞧。

    我們平河城這個地方不錯,你們一家人來此地沒有幾年,你們對我們平河城是沒有多深的感情。可是你和我們鏢局有淵源,你們一家人住在此地,至少安全有保障。”

    喬兆拾聽明白管事的意思,他緩緩的點頭后又輕輕的搖頭解釋說:“我是我父親的嫡次子,按照家里面的規矩,我兄長為重。

    我也無心和家里人爭什么,我要什么,我可以自個去外面爭取。我辛苦讀書參加科考,我就是想證明給家里人看,我們一家人回來,都不是來跟家里人討要東西的。”

    管事明白喬兆拾的話,他輕輕的嘆息道:“喬爺,京城也有威正鏢局,我們西北大鏢頭同那邊的總鏢頭關系不錯。你去京城后,你也要去鏢局拜訪一下。”

    喬兆拾沖著管事連忙搖手說:“管事,我們上一次去省府,已經麻煩大鏢頭出面發話了,我要是回京城,我可不敢再借大鏢頭的面子了。

    當然我去了后,我自然要去威正鏢局拜訪,畢竟我是從鏢局出來的人。”

    管事見到喬兆拾沒有那么僵硬的堅持己見,他笑著輕輕的點頭后,低聲說:“你們上次住在省府客院里面,三人皆上榜,大鏢頭知道后,他也是非常高興的。

    大鏢頭和總鏢頭說了,你們去京城參加會試,我們鏢局全力支持,而且他會同京城的鏢局總鏢頭說一聲,希望那邊的人能夠照顧一下西北過去的學子。”

    喬兆拾瞧著管事很有些激動說:“我會和他們說一說大鏢頭和總鏢頭的照顧情意,我們去了京城,也一定會專心考試的。”

    喬兆拾走的時候,管事又送了一些禮物給他,喬兆拾瞧了瞧,他當日提過來的多少的禮物,他的心里面有數,管事又加多了一成送回給了他。

    喬兆拾因為管事的提醒,他決定在平河城還是要留下一處院子,他們家現在住的院子,他有些舍不得,他決定就留下這一處院子。

    喬兆拾跟戴氏商量后決定,喬云然和喬云惜可以用一些好的布料做內里穿的衣裳,他們從江南帶回來做外衣的布料,暫時留著不做,等到去了京城后,再決定哪些布料做什么用處。

    喬兆拾自從喬兆光派四柱子來看過他以后,他又收到喬兆光兩封趕地址不清楚,而且信封是變了名字的書信。

    喬兆拾隱約猜到哥哥在做大事,而且那事情還有些危險,所以喬兆光縱然到了省府,他也沒有急著要來見他這個多年不見的弟弟。

    喬兆光對喬兆拾去京城的事情進行了安排,他在信里說了,他把喬兆拾一家人的情況說給他的妻子知曉,到時候會安排兩處最靠近考場的院子,喬兆拾可以招待同窗們一起同住。

    喬兆光在信里面特別言明,兩處院子的地址會在下一封信里面告知他,而且他去京城只管安生準備考試的事情,一切等喬兆光回家再安排。

    喬兆拾看到喬兆光會回家的消息,他的心里面又安穩了許多,他的父親有了新妻新的兒女,他在家中目前最親近的只有兄長了。

上一章目錄+書簽下一章

福建体彩31选7预测大师 理财网 奇趣腾讯分分彩计划官网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基本走势 怎样买白银 江苏快三玩法技巧规律 贵州11选5任五遗漏一定牛 股票分析报告怎么写范文 广东十一选五买的人多吗 重庆幸运农场怎么分析软件 云南11选5中奖技巧 宁夏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河南泳坛夺金遗漏统计 体彩山西11选五查询 北京快3最大遗漏 一分钟快三彩票网站 广州期货配资